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诗歌同行

诗歌,生命的太阳

 
 
 

日志

 
 

《中国诗歌艺术》:第四讲 哲 理 诗  

2012-12-16 15:25:49|  分类: 他山之玉:诗学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哲理诗,从字面理解,是以表现“理”为主要内容的诗。凡是以揭示事物本质及演变规律为目的,或在抒情、叙事过程中阐发义理,表现出鲜明哲理色彩的诗,都可称作狭义的哲理诗。
        然而,更多的诗篇并不以阐释义理为目的和主要表现手段,在这些诗中,自然与人生、感官与心灵、情思和理性相互感应、契合,诗的激情和人生智慧相互辉映,呈现出一种耐人寻味的美感,读者阅读时可根据自己的审美体验和人生感悟,对它进行哲理的补充。这类诗作,可称作广义的哲理诗。如唐代王之涣登鹳雀楼的一时感兴之作“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登鹳雀楼》)就被人们看做这种广义的哲理诗。还有一些诗作,在字面上基本看不出“理”的痕迹,但由于汉语诗歌多义性的特点,在读者作特定理解时会表现出某种哲理因素,因而也可看做广义的哲理诗。如宋代晏殊《浣溪沙》中的名句“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本是非常细腻的惜春之情,但读者却可从中觅出某种哲理意味:花落燕归,去者去,来者来,人生的盛衰聚散,不也是这样吗?若无情,若有情,让人叹惋。
        外国著名诗人们写过不少思辨色彩相当明显的哲理诗。如德国的歌德、席勒,美国的朗费罗,印度的泰戈尔等人都有许多优秀哲理诗传世。这些诗作,往往喜爱采用由抽象到具体的结构方式,表现出对“理”的偏重,如:

 为了置身于无限之中
个体情愿消逝无踪
一切厌烦就此解脱
热烈的愿望,相暴的意图
繁重的要求,严格的义务
                          完全放弃就是享乐(歌德《个体与全体》)

伟大人物的生平把我们提醒,
我们能使我们的一生变得高尚,
在离开人间时,也能让足印
遗留在我们身后的时间的沙滩上。
呵,足印?也许另一位弟兄,

当他航行在生命庄严的海洋上,
不幸遇难,看见了这些足印,
                                 他就会使勇气重新增长。(朗费罗  《生命的礼赞》)
前者基本是一种格言式的诗,后者是从抽象出发捕捉意象,其意象别具一种深沉动人的力量。还有,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自由,爱情》经由中国诗人殷夫意译为“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后,从20 世纪30 年代至今魅力不衰。另一些诗作则是由具体事物的感兴而上升到哲理的高度,如俄国诗人莱蒙托夫的《帆》(见【阅读】)借孤帆意象表达对自由的渴望,如泰戈尔的《飞鸟集》中的大量东方式的感悟。这些诗作应属广义的哲理诗了。
        中国古代并不缺乏狭义的哲理诗,如自西晋末至东晋风行诗坛百余年的玄言诗、六朝唐宋以来大量言佛谈禅的诗、宋代理趣诗和道学家学术讲义式的诗。它们或昭示人生之理,或言道玄佛禅等“ 形而上”之理。若将视野扩大,我们甚至可以在更早的介于韵散文之间的一些文体中找到哲理诗的滥觞:
                   
                  知人者智,自知者明。胜人者有力,自胜者强。(《老子》三十三章)
               大器晚成,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道隐无名。(《老子》四十一章)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论语·子罕》)

这种格言式的句子不是很像哲理诗吗?而汉乐府《长歌行》(见【阅读】)也是典型的言理之作。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国传统诗歌批评中,人们对以言理为主要内容的诗,否定远多于肯定。钟嵘批评玄言诗“理过其辞,淡乎寡味”(《诗品·序》),宋代诗人、评论家严羽更是高扬唐诗“吟咏情性”的旗帜,呼吁“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沧浪诗话》)。
        那么,中国式的诗性思维究竟能不能容纳哲理?哲理诗在中国诗歌中有没有存在的价值?
        对第一个问题,答案是肯定的。请看初唐诗人张若虚的名作《春江花月夜》:

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何处春江无月明!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只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
"!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
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
玉户帘中卷不去,捣衣砧上拂还来。
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江水流春去欲尽,江潭落月复西斜。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这首沿用乐府旧题写作的诗曾得到前人极高的评价,作者存诗仅两首,因此被清人王运称作“孤篇横绝,竟为大家”。闻一多称此诗是作者与“神奇的永恒”之间“一番神秘而又亲切的,如梦境的晤谈,有的是强烈的宇宙意识,被宇宙意识升华过的纯洁的爱情,又由爱情辐射出来的同情心,这是诗中的诗,顶峰上的顶峰”(《唐诗杂论·宫体诗的自赎》)。这首诗美就美在诗情与哲理的完美结合,春江月夜美而神秘,它引发的不仅有作者的诗情,还有对人生、对宇宙的思索。还有我们在“抒情诗”一节读过的刘希夷《代悲白头翁》不也正是因“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的感慨而动人吗?读着这些美妙的诗作,我们还会说诗情和哲理是不兼容的吗?
        对第二个问题的思考稍复杂一些。意在讲道理、发议论的诗如果写成了“押韵的哲学讲义”,对读者来说绝不是一件愉快的事,宋代理学家朱熹作有《训蒙绝句》约百首,向初学者阐述理学义理,其中《致知》一首说:

                   此心原自有知存,气蔽其明物有昏。
                  渐渐剔开昏与蔽,一时通透理穷源。
这是讲解儒家格物致知、正心诚意的道理的,全为抽象说理,确属“ 押韵讲义”一类。但若是这样讲道理呢: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这是朱熹《观书有感二首》的第一首,大意是说读书、治学须不断努力,日日更新,补充源头活水,才能免于停滞,达到“天光云影共徘徊”那样渊深而自在的境界。理性思考蕴含在明净澄澈的景物描写中,让读者在诵咏中体会到美感与哲思。
        看来,问题不在哲理诗能否成立,而在于诗应当如何言理。钱钟书有一个很形象的说法:“理之在诗,如水中盐、蜜中花,体匿性存,无痕有味,现相无相,立说无说。所谓冥合圆显者也。”(《谈艺录》六九)哲理诗要成其为诗,离不开情韵和艺术语言。理绝不可浮在面上,而应当融在形象、情境中。哲理本身就是诗的光辉:诗是朗朗夜空的明星,“理”则是闪烁的星光。
        除了狭义的哲理诗,中国诗歌中更多的是广义哲理诗,理与情的完美融合使诗歌别具艺术魅力(如上引《春江花月夜》)。情使理灵动、发散,免却枯燥板滞之弊;理为情增添沉思的力量,使其免于浮泛流荡。二者可谓相得益彰。
        中国诗歌的各个时代都有言理而饶有情韵的作品。魏晋时期的文学创作深受玄学思潮的影响,但是诗人嵇康带进诗中的不是老庄“ 哲学”,而是老庄的人生境界:
                                                                                            息徒兰圃,秣马华山。
 流銵平皋,垂纶长川。
 目送归鸿,手挥五弦。
 俯仰自得,游心太玄。
  嘉彼钓叟,得鱼忘筌。
                                             郢人逝矣,谁与尽言? (《赠秀才入军》其十四)

此诗是诗人为送兄长嵇喜从军而作,想象嵇喜行军休息时的光景。“得鱼忘筌”语出《庄子·外物》:“ 筌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 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筌”是捕鱼工具,《庄子》用“得鱼忘筌”的比喻,说明言论是表达玄理的手段,目的达到,手段就不需要了。“郢人”出自《庄子·徐无鬼》的一个寓言,说郢人用白土涂在鼻子上,匠石运斤( 斧子)成风,很快将白土削干净了。郢人的鼻子毫无损伤,面不改色。郢人死后,匠石再也不能表演这绝技,因为找不到对手了。事实上,此诗的境界正是诗人自己所向往的人与自然相亲相近、心与道冥合的境界。“目送归鸿”四句历来被看做嵇康的自我写照。诗人在心灵与自然的和谐中忽有所悟,进入了“道”(“太玄”即大道)的境界。但这种神游于道的乐趣无法用语言表达,而且就是说了也难有解人。
       陶渊明诗中的哲理表现得更是浑化无迹: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饮酒》其五)

此诗之所以吸引千古读者,就在于诗中创造了一个宁静平和、物我合一的境界,人生的种种真谛尽在不言中悟出。人、菊、南山、夕晖、归鸟,原只是和谐整体,无须区分。“悠然”非有意为之,无意间目光与山相遇,就在这种与自然的精神交通中悟出了“真意”,但这真意无法以语言表达,也无须用语言表达,“ 得意而忘言”了。此诗妙在谈玄而不玄,玄学自然观化在诗中,“无痕有味”。它还可启发我们在掩卷之后作进一步的思考:中国古代思维有重意会的传统,从庄子哲学到魏晋玄学到禅宗哲学莫不如此。庄、玄的“ 得意忘言”我们已在嵇康、陶渊明诗
中领略了,至于禅宗的“不立文字”、直指人心、重视顿悟等我们可从大量禅宗公案中了解到。这种传统思维辐射到艺术思维中还形成了力求“言外之意”的“中国特色”:音乐求弦外之音,如白居易的《琵琶行》表现的音乐最高境界是“ 别有幽愁暗恨生,此时无声胜有声”;画求象外之趣,如中国画中空白的运用,书法的“枯笔”技法;戏曲无布景、少道具和动作的虚拟性;至于作为语言艺术的诗,更是要求“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要表现“ 象外之象,景外之景”( 第一个“ 象”、“景”指鲜明可感可言的形象画面,第二个“象”、“景”则指这种形象画面所蕴含的无穷韵味)。总之,都是以不说为说,重在启发、暗示。具体到陶渊明的这首诗,妙在作者“得意忘言”,读者反而能够领悟到不少“言外之意”。哲理诗应如何言理,我们从这里也会得到些启发吧!
        唐宋一些诗人“以禅入诗”,也为诗之言理增添了一道新的风景线。诗与禅一属文学,一属宗教,作用和旨归也全然不同。然而,它们都须敏锐的内心体验,都重启示、象喻,求言外之意,这又使它们有了建立联系的可能。以禅入诗,禅赋予诗内省和由内省带来的理趣。如苏轼的《题沈君琴》(一名《琴诗》):

  若言琴上有琴声,放在匣中何不鸣?
  若言声在指头上,何不于君指上听?

诗意来自《楞严经》的一个譬喻:“ 譬如琴瑟琵琶,虽有妙音若无妙指,终不能发。”经苏轼点化,更显机锋,富于理趣。然而,若要求全责备,苏轼此诗还似嫌简单、直白了些,清人纪昀就认为这是随手写四句,不是诗。
        唐代王维的一些含有禅意、禅趣的诗作,得自于大自然的启示,是熟谙禅学的诗人在静观、领悟自然美时的别有会心: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
                    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鹿柴》)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辛夷坞》)

山中空寂无人,只能听到人语的回响,那声音若真若幻,更衬山之“空”。一缕夕阳的返照斜射入密林映在青苔上,更点缀了幽静和冷寂。在寂静无人的山涧里,辛夷花自开自落,无盛开之喜悦,也无凋落之哀伤,生生灭灭,就如大自然的一呼一吸,让人对此“身世两忘,万念俱寂”(胡应麟《诗薮》)。这正是王维后期所追寻的空寂、无我的境界。钱钟书指出,仙道、禅理“ 未必宜诗”,“ 有形之外,无兆可求,不落迹象,难着文字;必须冥漠冲虚者结为风云变态,缩虚入实,即小见大。具此手眼,方许诗中言理”(《谈艺录》六九)。王维的诗为诗中言仙道、禅理作了个最好的注脚。
        生活在诗歌盛世唐代以后的宋人,为了再创辉煌,力辟蹊径,“以文字为诗,以才学为诗,以议论为诗”(严羽《沧浪诗话·诗辨》),使得书卷气、理性化成为宋诗鲜明的色彩,以至于“唐人诗主情”、“宋人诗主理”成为历代评论者的统一认识。
        宋仁宗嘉祐四年(1059),王安石作《明妃曲》二首,欧阳修、司马光、曾巩、刘敞等纷纷和作,显示出宋人“以议论为诗”的群体创作倾向。以下为王安石与欧阳修之作:

 明妃初出汉宫时,泪湿春风鬓脚垂。
低徊顾影无颜色,尚得君王不自持。
归来却怪丹青手,入眼平生未曾有。
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
一去心知更不归,可怜著尽汉宫衣。
寄声欲问塞南事,只有年年鸿雁飞。
家人万里传消息:好在毡城莫相忆。
          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
明妃初嫁与胡儿,毡车百辆皆胡姬。
含情欲说独无处,传与琵琶心自知。
黄金捍拨春风手,弹看飞鸿劝胡酒。
汉宫侍女暗垂泪,沙上行人却回首。
汉恩自浅胡自深,人生乐在相知心。
                                              可怜青冢已芜没,尚有哀弦留至今。(王安石 《明妃曲二首》)

汉宫有佳人,天子初未识。
一朝随汉使,远嫁单于国。
绝色天下无,一失难再得。
虽能杀画工,于事竟何益?
              耳目所及尚如此,万里安能制夷狄!
汉计诚已拙,女色难自夸。
明妃去时泪,洒向枝上花。
狂风日暮起,漂泊落谁家?
              红颜胜人多薄命,莫怨春风当自嗟!
(欧阳修 《和王介甫明妃曲》其二)

 为了比较的方便,我们将杜甫咏昭君的名作也选录于此: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
 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
 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
                                            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咏怀古迹五首》其三)

昭君出塞之事,先后记载于《汉书·匈奴传》、《后汉书·南匈奴传》、《西京杂记》、《琴操》等文献,自晋代石崇作《明君辞》后,历代诗人歌咏不绝。但在宋以前,基本是以抒情笔调写昭君被迫“ 和亲”的屈辱、悲怨,其中不乏优秀作品,如上引杜诗重在抒情,情由历史遗迹而兴,在境(实有的与想象的)中唱叹,富于形象感与韵律美。而王安石、欧阳修二作虽也有形象,有抒情,但却偏在发议论,尤其是做翻案文章。王安石就杀画工、和亲是非、君王恩宠三方面翻案:“ 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 汉恩自浅胡自深,人生乐在相知心”。“意态”句不仅为画工翻案,还道出一种艺术创作之“理”;后两句更是在昭君的特殊遭际中揭示普遍,悟出一般,使议论上升到一种人生感慨的理性高度。欧阳修的翻案文章也从杀画工作起,但却翻出“耳目所及尚如此,万里安能制夷狄!”为君主者不能辨眼前的美丑,又如何制服万里之外的“夷狄”呢?因而落到结论“汉计诚已拙,女色难自夸”,表面上说汉代的和亲并非良策,内里则借汉言宋,为宋对辽、夏的纳币乞和政策深感忧虑。从王安石、欧阳修二人昭君诗与杜甫同题材诗作的比较中,可看出宋诗主理、尚议论的鲜明特色。
        由于对诗歌言理功能的有意识强化,在宋代,诗中表现理趣成为文人的一种自觉追求。诗人们追求“理趣”,反对“理障”。“理趣”,是指诗歌既蕴涵深刻的哲理意味,又兼备诗的艺术审美趣味。“ 理障”则是借用禅学术语,原意是执于文字而见理不真,用于诗歌批评是指为了表现所谓的哲理而损害诗的美感和艺术特质。宋诗言理,有的细察物理,揭示自然界的运行变化和人类社会的客观规律;有的昭示人生之理,还有的表现对佛禅之理的体悟,包罗万象,蔚为大观。其中优秀的作品大都是通过形象描写言理,从感性上升到理性,说理而饶有诗趣诗味,既给人美感愉悦,又启迪智慧。理学家程颢说:“道通天地有形外,思入风云变态中。”(《秋日偶成》)这两句诗被钱钟书称为“理趣好注脚”,可见,优秀的理趣诗既要求作者具备宏博的知识素养、一定的思辨能力,又不乏才情诗思。
        理学家朱熹有不少饶有理趣的诗作,每每从偶然闲适的生活中悟出读书治学的道理和人生的境界,如《观书有感二首》、《春日》等。他的《偶题三首》也是著名的理趣诗,其中第三首写道:

  步随流水觅溪源,行到源头却惘然。
  始信真源行不到,倚筇随处弄潺湲。

随着流水的踪迹溯源,行到水穷处却不免惘然,因为那里并非真正的源头所在。诗人拄着筇竹杖,到处寻弄潺湲的水流,终于悠然心会,豁然开朗:真正的源头往往来自千流万派,然后汇成一水奔流而下。此诗给读者的启迪是:寻求真理如觅真源,不可能一探即得,须寻寻觅觅,多方探索,积久则真源自现;同时还须“活”寻,不偏执于一端,融会贯通,则真理就在眼前。
        苏轼并非理学家,诗中理趣也不一定是有意为之。但在他的诗中,时见诗人的才情和人生智慧相互辉映,既逸兴遄飞,又有理性的沉思贯穿于其中。如我们所熟悉的“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都是诗与理的完美结合,在给读者美感的同时启迪智慧。苏轼另有名作《饮湖上初晴后雨二首》(其二):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西湖的水色山光、晴姿雨态,绘画似的从诗人笔下流出。最妙的是后两句,本是诗人一时兴会,妙手偶得,但这一以人拟物的传神比喻“ 遂成西湖定评”( 陈衍《宋诗精华录》),“西子湖”从此成为西湖别称。更值得注意的是,此诗高度凝练地将对自然山水的欣赏升华到更高境界,让人们超越一时一地的景色产生许多联想,如:西湖、西子,其美在神,神韵是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西湖、西子,以至一切美好事物,无论形式如何改换( 浓抹、淡妆),其美的本质都不会更改。这些联想,可对山水、对美人、对艺术,总之,已超越“ 个别”而成为具有普遍意义的
哲理。
       现当代哲理诗的成就也非常引人注目。20 世纪20 年代,经历过“ 五四”洗礼的新文学作家们借助来自西方的各种主义、学说思考宇宙、社会和人生,出现了空前的哲学热潮,年轻的文学家们企图借哲学解答“五四”退潮以后的内心困惑。当时诗坛流行的不讲韵脚、不求形式整齐、自由短小、清新隽永的“小诗”就自觉地向哲理靠拢。如冰心深受泰戈尔影响的诗集《繁星》、《春水》,宗白华的“以哲理做骨子”的诗集《流云》,都是这一创作倾向的代表。宗白华在诗中说:

 生命的树上
  凋了一枝花
 谢落在我的怀里,
 我轻轻的压在心上。
  她接触了心中的音乐
  化成小诗一朵。(《小诗》)

这大约可看做“小诗”的“自我题照”。这些小诗捕捉的是诗人瞬间的哲理性情思,稍纵即逝的思想火花,所言之理大到宇宙,小到身边情事中的哲理意蕴,好像一串串智慧和情感的珍珠,晶莹美妙:

 创造新陆地的,
不是那滚滚的波浪,
却是他底下细小的泥沙。(冰心 《繁星·三四》)

墙角的花!
你孤芳自赏时
天地便小了。(冰心  《春水·三三》)

一时间
觉得我的微躯
是一颗小星,
莹然万里星
随着星流。
一会儿
又觉得我的心
是一张明镜,
宇宙的万里
在里面灿着。(宗白华  《夜》)

       比之于“小诗”这种灵光一闪式的哲思,另一些诗作则有更沉重的背景,能够引发读者更深刻的思考。如诗人臧克家纪念鲁迅的诗作《有的人》中的名句: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以对比手法把朴素的真理表达得警策、醒目,生命力经久不衰,在1976 年的“天安门事件”中这诗句广泛传播,起着讨伐“四人帮”的投枪的作用。
        “十年浩劫”结束后,一代青年在迷惘、痛苦中觉醒,怀疑和思考成为新诗潮的重要主题。哲理诗带着更凝重的情感、更沉重的思绪登场,展示出新时期哲理诗的独特风貌:

我无法反抗墙,
只有反抗的愿望。
??
我终于明白了
我首先必须反抗的是
我对墙的妥协,和
对这个世界的不安全感(舒婷 《墙》)

也许最后的时刻到了
我没有留下遗嘱
只留下笔,给我的母亲
我并不是英雄
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
我只想做一个人(北岛  《宣告———给遇罗克烈士》)

她把带血的头颅,
放在生命的天平上,
让所有的苟活者,
都失去了
———重量。(韩瀚 《重量———献给张志新》)

  更准确凝练地表达了一代人的心理历程的是一首总共只有两行的小诗: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顾城  《一代人》)

“黑夜”在一代青年心中投下了浓重的阴影,造成了苦闷、迷惘和哀伤,但即使在阴郁和沉沦中,这一代人也没放弃过对光明的向往和寻求!这首小诗在当代诗歌中具有相当重的分量。它内容高度概括,艺术上高度提纯,具有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



【阅读】

长  歌  行
[汉]无名氏
 青青园中葵,朝露待日。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
常恐秋节至, 黄华叶衰。
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终南别业
[唐]王维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
兴来每独往,胜事空自知。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鸟  鸣 涧
[唐]王维
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
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

浪  淘  沙
[唐]刘禹锡
莫道谗言如浪深,莫言迁客似沙沉。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

放言五首(其三)
[唐]白居易
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寒山诗(十四)
[唐]寒山
城中娥眉女,珠佩何珊珊。
鹦鹉花前弄,琵琶月下弹。
长歌三月响,短舞万人看。
未必长如此,芙蓉不耐寒。
 
寒山诗(五十一)
[唐]  寒山
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
无物堪比伦,教我如何说。
闻! ! 钟
[唐!皎然
古寺寒山上,远钟扬好风。
声余月树动,响尽霜天空。
永夜一禅子,泠然心境中。

乐  游  原
[唐]李商隐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登飞来峰
[宋]王安石
飞来山上千寻塔,闻说鸡鸣见日升。
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

题张司业诗
[宋]王安石
苏州司业诗名老,乐府皆言妙入神。
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
 
秋日偶成二首(其二)
[宋]程颢
闲来无事不从容,睡觉东窗日已红。
万物静观皆自得,四对佳兴与人同。
道通天地有形外! 思入风云变态中。
富贵不淫贫贱乐,男儿到此是豪雄。

和子由渑池怀旧
[宋!苏轼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正月二十日,与潘、郭二生出郊寻春,

忽记去年是日同至女王城作诗,乃和前韵
[宋]苏轼
东风未肯入东门,走马还寻去岁村。
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
江城白酒三杯酽,野老苍颜一笑温。
已约年年为此会,故人不用赋招魂。
唐道人言,天目山上俯视雷雨,
每大雷雨,但闻云中如婴儿声,殊不闻雷震也

[宋]苏轼
已外浮名更外身,区区雷电若为神?
山头只作婴儿看,无限人间失箸人。
 
题西林壁
[宋]苏轼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春    日
[宋]朱熹
胜日寻芳泗水滨,无边光景一时新。
等闲识得东风面,万紫千红总是春。

观书有感二首(其二)
[宋]朱熹
昨夜江边春水生,蒙冲巨舰一毛轻。
向来枉费推移力,此日中流自在行。

偶题三首(其一、其二)
[宋] 朱熹
门外青山翠紫堆,幅巾终日面崔嵬。
只看云断成飞雨,不道云从底处来。
擘开苍峡吼奔雷,万斛飞泉涌出来。
断梗枯槎无泊处,一川寒碧自萦回。

竹    石
[清!郑燮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己亥杂诗(其五)
[清]龚自珍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繁星》(七四)
冰  心
 婴儿
是伟大的诗人,
在不完全的言语中,
吐出最完全的诗句。

《春水》(一五)
冰 心
 先驱者!
前途认定了,
切莫回头!
一回头———
灵魂里潜藏的怯懦,
要你停留。


无 题 五
卞之琳
 我在散步中感谢
襟眼是有用的,
因为是空的, [作者注:古人有云:“无之以为用。”!
因为可以簪一朵小花。
我在簪花中恍然
世界是空的,
因为是有用的,
 
因为它容了你的款步。

有 的  人
———纪念鲁迅有感
臧克家
 有的人活着,
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有的人
骑在人民头上:“呵,我多么伟大!”
有的人
俯下身子给人民当牛马。
有的人
把名字刻入石头想“不朽”;
有的人
情愿作野草,等着地下的火烧。
有的人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
有的人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地活。
骑在人民头上的,
人民把他摔垮;
给人民作牛马的,
人民永远记住他!
把名字刻在石头上的,
名字比尸首烂得更早;
只要春风吹到的地方,
到处是青青的野草。
 
他活着别人就不能活的人,
他的下场可以看到;
他活着为了多数人更好活的人,
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很高。


望星空(节选)
郭小川
我爱人间,
我在人间生长,
但比起你来,
人间还远不辉煌。
走千山,
涉万水,
登不上你的殿堂。
过大海,
越重洋,
饮不到你的酒浆。
千堆火,
万盏灯,
不如一颗小小星光亮。
千条路,
万座桥,
不如银河一节长。
我游历过半个地球,
从东方到西方。
地球的阔大幅员,
引起我的惊奇和赞赏。
可谁能知道:
宇宙里有多少星星,
是地球的姊妹行!
谁曾晓得:
天空中有多少陆地,
 
能够充作人类的家乡!
远方的星星呵,
你看得见地球吗?
———一片迷茫!
远方的陆地呵,
你感觉到我们的存在吗?
———怎能想象!
生命是珍贵的,
为了赞颂战斗的人生,
我写下成册的诗章;
可是在人生路途上,
又有多少机缘,
向星空望!
在人生的行程中,
又有多少个夜晚
见星空如此安详!
在伟大的宇宙的空间,
人生不过是流星般的闪光。
在无限的时间的河流里,
人生仅仅是微小又微小的波浪。
呵,星空,
我不免感到惆怅!
于是我带着惆怅的心情,
走向北京的心脏??


远  和  近
顾  城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俄国]莱蒙托夫
在那大海上淡蓝色的云雾里
有一片孤帆儿在闪耀着白光!??
它寻求什么,在遥远的异地?
它抛下什么,在可爱的故乡???
波涛在汹涌———海风在呼啸,
桅杆在弓起了腰轧轧地作响??
唉!它不是在寻求什么幸福,
也不是逃避幸福而奔向他方!
下面是比蓝天还清澄的碧波,
上面是金黄色的灿烂的阳光??
而它,不安的,在祈求风暴,
仿佛是在风暴中才有着安详!


飞  鸟  集
[印度]泰戈尔
               12
 “海水呀,你说的是什么?”
“是永恒的疑问。”
“天空呀,你回答的是什么?”
“是永恒的沉默。”

              35
鸟儿愿为一朵云。
云儿愿为一只鸟。

              65
小草呀,你的足步虽小,但是你拥有你足下的土地。

            176
杯中的水是光辉的;海中的水却是黑色的。
 小理可以用文字来说清楚;大理却只有沉默。

            190
 静静地坐吧,我的心,不要扬起你的尘土。
 让世界自己寻路向你走来。


【思考】
1. 广义的哲理诗与狭义的哲理诗有些什么不同?
2. 诗中言理与抒情有无矛盾?它们之间的关系应是什么样的?
3. 你认为诗应如何言理?请在中外诗歌中找一两首为例说明你的观点。
4. 宋人所提倡的“理趣”应如何理解?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