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诗歌同行

诗歌,生命的太阳

 
 
 

日志

 
 

《中国诗歌艺术》:第五讲 诗与戏剧  

2012-12-16 14:54:45|  分类: 他山之玉:诗学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戏剧是综合艺术,但就戏剧文学而言,它是语言艺术。19 世纪之前,西方戏剧大多都是“诗剧”,人物台词是以诗歌形式写成的。例如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哈姆雷特》等名作,原文是无韵诗或称“ 素体诗”,汉语译本采用散文体,那是无可奈何之事。而诗歌中除有抒情诗、叙事诗,还有“ 戏剧诗”一体,即以戏剧形式写成的诗歌,如歌德的《浮士德》,尽管其中有人物,有情节,有场景,却不可能原样搬上舞台演出,而只能供案头阅读欣赏。中国传统既无“诗剧”也无“戏剧诗”的名称,这些概念都是从西方文学中移植过来的。但中国诗歌与戏剧之间,也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上古时代诗、乐、舞是一体的,而在舞曲之中也含有某些戏剧的成分,例如《礼记·乐记》记载西周舞曲《大武》的表演:“武始而北出,再成而灭商,三成而南,四成而南国是疆,五成而分周公左召公右,六成复缀以崇。”这里说的是,《大武》舞分六场:第一场“出征”,第二场“灭商”,第三场“南征”,第四场“ 平南”,第五场“ 东西分治”,第六场“凯旋”。显然是一部歌颂西周“文治武功”的“音乐舞蹈史诗”,其中有情节,有无台词虽不可知,但每场表演配有歌诗,载歌载舞,却是可以肯定的。现代学者高亨考证出《诗经·周颂》中的《我将》、《武》、《赉》、《般》《酌》、《桓》等六篇,即是《大武》表演时所演唱的乐歌。屈原所作的《九歌》原来也是祭神的歌舞剧,表演的具体细节虽然失传,但它的歌词却流传了下来。有人根据楚国风俗与屈原诗意,构想出表演场景。如《湘夫人》:

(深秋。黄昏。洞庭湖畔。主祭男巫扮湘君,缓上。

湘君(唱):

帝子降兮北渚,目眇眇兮愁予。

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助祭女巫(合唱):

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

(湘君惆怅徘徊,极目远望。

湘君(唱):

登白兮骋望,与佳期兮夕张。

鸟何萃兮秖中,罾何为兮木上?

(暮色苍茫。远处隐隐传来湘夫人的歌声。女巫扮湘夫人,飘然而上。

湘夫人(唱):

沅有%兮醴有兰,思公子兮未敢言。

(湘夫人逐渐隐去。

湘君(神情恍惚,唱):

荒忽兮远望,观流水兮潺湲。

湘君(绝望地,唱):

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

湘君(诉说地,唱):

朝驰余马兮江皋,夕济兮西澨。

闻佳人兮召予,将腾驾兮偕逝。

助祭男巫(合唱):

筑室兮水中,葺之兮荷盖。

荪壁兮紫坛,播芳椒兮成堂。

桂栋兮兰橑,辛夷楣兮药房。

助祭女巫(合唱):

罔薜荔兮为帷,擗蕙阸兮既张。

白玉兮为镇,疏石兰兮为芳。

助祭男巫(合唱):

芷葺兮荷屋,缭之兮杜衡。

合百草兮实庭,建芳馨兮庑门。

(祥光霭霭,仙云飘渺,湘君在幻觉中看见九嶷山神去迎接湘夫人。

湘君(满怀喜悦,唱):

九嶷缤兮并迎,灵之来兮如云。

(幻觉消失。湘君大失所望。

湘君(怨恨地,唱):

捐余袂兮江中,遗余褋兮醴浦。

湘君(徘徊,采花一束,唱):

搴汀洲兮杜若,将以遗兮远者。

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

男女众巫(围绕湘君载舞载歌):

时不可兮骤得,聊逍遥兮容与!

(歌声渐消。幕缓缓落下。)

这也许是想当然,但《九歌》不是朗诵诗,而是伴有音乐舞蹈的歌唱表演,却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也就是说,中国古代的歌舞表演与诗歌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而宋元时代已经成熟的戏剧,正是诗、乐、舞的综合艺术,既有戏(情节与台词),又有曲(唱词),所以王国维将宋元以来中国的传统戏剧称为“戏曲”,包括元杂剧、明传奇以及清代中期形成的京剧与各种地方戏。所谓“ 戏曲”,与现代话剧不同,它实际上是一种“ 歌剧”。传统戏曲之妙,不在戏剧结构,也不在戏剧冲突,而在其唱词的文情并茂。王国维在《宋元戏曲史》中曾说:“元剧最佳之处,不在其思想结构,而在其文章。其文章之妙,亦一言以蔽之曰:有意境而已。何以谓之有意境?曰:写情则沁人心脾,写景则在人耳目,述事则如出其口是也。古诗词之佳者,无不如是,元曲亦然。”元曲的这些文情并茂的唱词,就是广义的诗歌。明清戏曲名著中的唱词,也无不洋溢着诗情画意。但其抒情、写景、叙事与古典诗词不同,它是为舞台表演而写,所以更加口语化,不避俚俗,曰“ 当行本色”;再则它与剧情融为一片,因而更富有现场感,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很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试读《西厢记》“长亭送别”一折崔莺莺的三段唱词:

(崔莺莺云)今日送张生上朝取应去,早是离人伤感,况值那暮秋天气,

好烦恼人也呵!悲欢聚散一杯酒,南北东西万里程。(唱)

[正宫![端正好!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滚绣球!恨相见得迟,怨归去得疾。柳丝长玉骢难系,恨不得倩疏林挂住

斜晖。马儿迍迍的行,车儿快快的随。却告了相思回避,破题儿又早别离。

听得道一声“去也”,松了金钏;遥望见十里长亭,减了玉肌。此恨谁知!

(红娘云)姐姐,今日不打扮?( 崔莺莺)红娘呵,你哪知我的心哩!

(唱)

[叨叨令!见安排着车儿、马儿,不由人熬熬煎煎的气;有什么心情花儿、靥儿,打扮得娇娇滴滴的媚;准备着被儿、枕儿,只索昏昏沉沉的睡;从今后衫儿、袖儿,都揾湿做重重叠叠的泪。兀的不闷杀人也么哥,兀的不闷杀人也么哥!久已后书儿、信儿,索与我恓恓惶惶的寄。再读《牡丹亭》“惊梦”中杜丽娘触景伤怀的“咏叹”:

(杜丽娘唱)

[绕池游]梦回莺啭,乱煞年光遍。人立小庭深院。炷尽沉烟,抛残绣线,恁今春关情似去年???(杜丽娘云)春香,可曾叫人扫除花径?(春香云)分付了。(杜丽娘云)取镜台衣服来。(唱)

[步步娇]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步香闺怎便把全身现!

(春香云)今日穿插的好。(杜丽娘唱)

[醉扶归]你道翠生生出落的裙衫儿茜,艳晶晶花簪八宝填,可知我常一生儿爱好是天然。恰三春好处无人见。不提防沉鱼落雁鸟惊喧,则怕的羞花闭月花愁颤。

(杜丽娘云)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唱)

[皂罗袍]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

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这韶光贱!

(春香云)是花都放了,那牡丹还早。(杜丽娘唱)

[好姐姐]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荼蘼外烟丝醉软。牡丹虽好,他春归则占的先!闲凝眄,生生燕语明如翦,呖呖莺歌溜的圆。

以所选唱段而言,《西厢记》的是“送别”,《牡丹亭》的是“ 伤春”,这些都是古典诗词常见的主题;但在戏曲中,作者能更加细致入微地抒写人物的心情,可谓一唱三叹、曲尽形容。诗词限于篇幅,往往是捕捉瞬间的感觉瞬间的意象,含蓄隽永、回味无穷;而戏曲唱词则以铺张淋漓、工于刻画擅长。戏曲也有雅俗之分,《西厢记》和《牡丹亭》等叙写的都是才子佳人的恋爱故事,所以其唱词大都文采斐然,意境优美。明清文人传奇更是大量融入唐诗宋词的语句与意境,如明末清初的大诗人吴伟业《秣陵春》中的唱词:

[北骂玉郎带上小楼]小殿笙歌春日闲,恰是无人处,整翠鬟。楼头吹彻玉笙寒,注沉檀。低低语,影在秋千。柳丝长易攀,柳丝长易攀。玉钩手卷珠帘,又东风乍还,又东风乍还。闲思想朱颜凋换,禁不住泪珠何限。知犹在玉砌雕栏,知犹在玉砌雕栏,正月明回首,春事阑珊。一重山,两重山,想故国依然。没乱煞许多愁,向春江怎挽。

[前腔]山远天高烟水寒,留得相思苦,枫叶丹。别时容易见时难,莫凭栏。遥望见,初燕飞还。听花边漏残,听花边漏残。梦中一晌贪欢,叹罗衾正寒,叹罗衾正寒。回想着嫔妃鱼贯,寂寞锁梧桐深院。现隔那无限江山,现隔那无限江山。叹落花流水,天上人间。菊花开,菊花残,双泪潸潸。几时得旧红妆花前再看。要听懂或读懂这些唱词,理解它们的含义,显然需要有古典诗词的修养。但戏曲唱词的雅化,虽然很符合文人的审美情趣,却也大大削弱了舞台表演的果,以致许多戏曲变成适合案头阅读而不能演出的作品。即使那些唱词通俗的作品,由于种种原因,也很难原样再搬上舞台,我们今天也只能将其作为案头文学欣赏。


【阅读】


单刀会(节选)

[元关汉卿

(正末关公引周仓上,云)周仓,将到那里也?(周云)来到大江中流也。(正云)看了这大江,是一派好水也呵!(唱)

[双调新水令]大江东去浪千叠,引着这数十人,驾着这小舟一叶。又不比九重龙凤阙,可正是千丈虎狼穴。大丈夫心烈,我觑这单刀会似赛村社。

(云)好一派江景也呵!(唱)

[驻马听]水涌山叠,年少周郎何处也?不觉的灰飞烟灭!可怜黄盖转伤嗟,破曹的樯橹一时绝,鏖兵的江水犹然热,好教我情惨切!(云)这也不是江水,(唱)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

汉宫秋(节选)

[元]马致远

(番使云)请娘娘行吧,臣等来多时了也。( 驾云)罢,罢,罢。明妃你这一去,休怨朕躬也。(作别科。驾云)我那里是大汉皇帝!(唱)

[雁儿落]我做了别虞姬楚霸王,全不见守玉关征西将。那里取保亲的李左车,送女客的萧丞相?

(尚书云)陛下不必挂念。(驾唱)

[得胜令]他去也不沙架海紫金梁,枉养着那边庭上铁衣郎。您也要左右人扶持,俺可甚糟糠妻下堂?你但提起刀枪,却早小鹿儿心头撞。今日央及煞娘娘,怎做的男儿当自强!

(尚书云)陛下,咱回朝去罢。(驾唱)

[川拨棹]怕不待放丝缰,咱可甚鞭敲金镫响。你管燮理阴阳,掌握朝纲,治国安邦,展土开疆;假若俺高皇,差你个梅香,背井离乡,卧雪眠霜,若是他不恋恁春风画堂,我便官封你一字王。

(尚书云)陛下不必苦死留他,着他去了罢。(驾唱)

[七弟兄]说什么大王不当恋王嫱,兀良,怎禁他临去也回头望!那堪这散风雪旌节影悠扬,动关山鼓角声悲壮!

[梅花酒]呀!俺向着这迥野悲凉。草已添黄,兔早迎霜。犬褪得毛苍,人搠起缨枪,马负着行装,车运着糇粮,打猎起围场。他他他,伤心辞汉主;我我我,携手上河梁。他部从入穷荒,我銮舆返咸阳。返咸阳,过宫墙;过宫墙,绕回廊;绕回廊,近椒房;近椒房,月昏黄;月昏黄,夜生凉;夜生凉,泣寒!;泣寒!,绿纱窗;绿纱窗,不思量!

[收江南]呀!不思量,除是铁心肠;铁心肠,也愁泪滴千行。美人图今夜挂昭阳,我那里供养,便是我高烧银烛照红妆。


倩女离魂(节选)

[元郑光祖

(夫人慌上,云)欢喜未尽,烦恼又来。自从倩女孩儿在折柳亭与王秀才送路,辞别回家,得起疾病,一卧不起。请的医人看治,不得痊可,十分沉重,如之奈何?则怕孩儿思想汤水吃,老身亲自去绣房中探望一遭去来。( 下。正末上,云)小生王文举,自与小姐在折柳亭相别,使小生切切于怀,放心不下。今舣舟江岸,小生横琴于膝,操一曲以适闷咱。( 做抚琴科。正旦别扮

离魂上,云)妾身倩女,自与王生相别,思想的无奈,不如跟他同去,背着母亲,一径的赶来。王生也,你只管去了,争知我如何过遣也呵!(唱)

[越调斗鹌鹑]人去阳台,云归楚峡。不争他江渚停舟,几时得门庭过马?悄悄冥冥,潇潇洒洒,我这里踏岸沙,步月华。我觑这万水千山,都只在一时半霎。

[紫花儿序]想倩女心间离恨,赶王生柳外兰舟,似盼张骞天上浮槎。汗溶溶琼珠莹脸,乱松松云髻堆鸦,走的我筋力疲乏。你莫不夜泊秦淮卖酒家?向断桥西下,疏剌剌秋水菰蒲,冷清清明月芦花。

(云)走了半日,来到江边,听的人语喧闹,我试觑咱。(唱)

[小桃红]我蓦听得马嘶人语喧哗,掩映在垂杨下,唬的我心头丕丕那惊怕,原来是响鸣榔板捕鱼虾。我这里顺西风悄悄听沉罢,趁着这厌厌露华,对着这澄澄月下,惊的那呀呀呀寒雁起平沙。

[调笑令]向沙堤款踏,莎草带霜滑;掠湿湘裙翡翠纱,抵多少苍苔露冷凌波袜。看江上晚来堪画,玩冰壶潋滟天上下,似一片碧玉无瑕。

[秃厮儿]你觑远浦孤鹜落霞,枯藤老树昏鸦,听长笛一声何处发,歌欸乃,橹咿呀。

(云)兀那船头上琴声响,敢是王生?我试听咱。(唱)

[圣药王]近蓼洼,缆钓槎,有折蒲衰柳老蒹葭;傍水凹,折藕芽,见烟笼寒水月笼沙,茅舍两三家。


西厢记(节选)

[元王实甫

(旦引红娘上,云)自张生去京师,不觉半年,杳无音信。这些时神思不快,妆镜懒抬,腰肢瘦损,茜裙宽褪,好烦恼人也呵!

[商调][集贤宾]虽离了我眼前,却在心上有;不甫能离了心上,又早眉头。忘了时依然还又,恶思量无了无休。大都来一寸眉峰,怎当他许多颦皱。新愁近来接着旧愁,厮混了难分新旧。旧愁似太行山隐隐,新愁似天堑水悠悠。

(红云)姐姐往常针尖不倒,其实不曾闲了一个绣床,如今百般的闷倦。往常也曾不快,将息便可,不似这一场清减得十分利害。(旦唱)

[逍遥乐]曾经消瘦,每遍犹闲,这番最陡。

(红云)姐姐心儿闷呵,那里散心耍咱。(旦唱)何处忘忧?看时节独上妆楼,手卷珠帘上玉钩,空目断山明水秀;见苍烟迷树,衰草连天,野渡横舟。

(旦云)红娘,我这衣裳这些时候都不似我穿的。( 红云)姐姐正是“ 腰细不胜衣”。(旦唱)

[桂金索]裙染榴花,睡损胭脂皱;纽结丁香,掩过芙蓉扣;线脱珍珠,泪湿香罗袖;杨柳眉颦,人比黄花瘦。


屈原(节选)

郭沫若

屈原! (向风及雷电)风,你咆哮吧!咆哮吧!尽力地咆哮吧!在这暗无天日的时候,一切都睡着了,都沉在梦里,都死了的时候,正是应该你咆哮的时候,应该你尽力咆哮的时候!尽管你是怎样的咆哮,你也不能把他们从梦中叫醒,不能把死了的吹活转来,不能吹掉这比铁还沉重的眼前的黑暗,但你至少可以吹走一些灰尘,吹走一些砂石,至少可以吹动一些花草树木。你可以使那洞庭湖,使那长江,使那东海,为你翻波涌浪,和你一同地大声咆哮呵!

啊,我思念那洞庭湖,我思念那长江,我思念那东海,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波澜呀!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伟大的力呀!那是自由,是跳舞,是音乐,是诗!

啊,这宇宙中的伟大的诗!你们风,你们雷,你们电,你们在这黑暗中咆哮着的,闪耀着的一切的一切,你们都是诗,都是音乐,都是跳舞。你们宇宙中伟大的艺人们呀,尽量发挥你们的力量吧。发泄出无边无际的怒火把这黑暗的宇宙,阴惨的宇宙,爆炸了吧!爆炸了吧!

雷!你那轰隆隆的,是你车轮子滚动的声音,你把我载着拖到洞庭湖的边上去,拖到长江的边上去,拖到东海的边上去呀!我要看那滚滚的波涛,我要听那""靉靉的咆哮,我要漂流到那没有阴谋、没有污秽、没有自私自利的没有人的小岛上去呀!我要和着你,和着你的声音,和着那茫茫的大海,一同跳进那没有边际的没有限制的自由里去!

啊,电!你这宇宙中最犀利的剑呀!我的长剑是被人拔去了,但是你,你能拔去我有形的长剑,你不能拔去我无形的长剑呀。电,你这宇宙中的剑,也正是,我心中的剑。你劈吧,劈吧,劈吧!把这比铁还坚固的黑暗,劈开,劈开,劈开!

虽然你劈它如同劈水一样,你抽掉了,它又合拢了来,但至少你能使那光明得到暂时间的一瞬的显现,哦,那多么灿烂的,多么眩目的光明呀!

光明呀,我景仰你,我景仰你,我要向你拜手,我要向你稽首。我知道,你的本身就是火,你,你这宇宙中的最伟大者呀,火!你在天边,你在眼前,你在我的四面,我知道你就是宇宙的生命,你就是我的生命,你就是我呀!我这熊熊地燃烧着的生命,我这快要使我全身炸裂的怒火,难道就不能迸射出光明了吗?

炸裂呀,我的身体!炸裂呀,宇宙!让那赤条条的火滚动起来,像这风一样,像那海一样,滚动起来,把一切的有形,一切的污秽,烧毁了吧,烧毁了吧!把这包含着一切罪恶的黑暗烧毁了吧!




【思考】

1.戏曲唱词与古典诗词的抒情方式有何不同?

 2.郭沫若的话剧《屈原》中有一长段独白,也被称为“雷电颂”,可否将之当作诗歌来读?为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