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诗歌同行

诗歌,生命的太阳

 
 
 

日志

 
 

《中国诗歌艺术》:第八讲 意 象(一)  

2012-12-15 11:53:20|  分类: 他山之玉:诗学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意象”,原是中国古典哲学范畴,“意”指意义、意蕴,“象”指图像、形象,类似现代符号学中的“ 所指”与“ 能指”。古代先哲创造这两个范畴,大约与《易经》有关。《易经》是古代的预测学,它表意的基本形式是八卦图像,对这些图像的破译与阐释,无疑引发了古代先哲关于“意”与“象”之间关系的思考。这种思考也许与中国文字的特点有关。众所周知,虽然古人造字有诸如象形、形声、会意、指事等方法,但汉字大都近似图像或图画。可以说,以形象或图像来表情达意,是中国人的传统思维方式。这体现在诗歌艺术上,就是寄情于景、寓意于象,借助可以被感知的具象来表达内心的情感与思想: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诗经·采薇》)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马致远 《天净沙·秋思》)

“杨柳”、“雨雪”、“ 枯藤老树昏鸦”、“ 古道西风瘦马”等等,在具体的语境中,已不是一种客观景象,而是诗人情感的外化。诗人通过这些景象或物象,表现内心的感受,这就是意象。简单地说,诗歌中所谓的“ 意象”,就是“ 表意的象”,是诗人内在之意诉之于外在之象。这种外在之象不仅是视觉的,也可以是听觉的、触觉的,甚至是心理的幻象。但之所以为“意象”,就与纯客观的物象或景象有别,它是寄寓着诗人所思所感所悟的形象,或者说是情感化的物象或景象,它常常具有象征、明喻或隐喻的意义。如: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柳宗元《江雪》)

这是一幅画面:寒冷的冬天,雪花飘飘,天地无声,万籁俱寂。山峦之间看不见鸟儿的踪影,山蹊也无人行走。江上一叶孤舟,舟上披蓑戴笠的老人在默默垂钓。这一系列意象暗示出诗人的一种心境。但“ 寒江独钓”显然不是实景的写照,而是诗人创造的意象,是一种隐喻。我们可以感觉到诗人的孤寂与孤傲。又如:

独怜幽草涧边生,上有黄鹂深树鸣。

                      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韦应物《滁州西涧》)

这也是一幅画面。西人曰:“ 一片自然风景就是一种心情。”这幅画表现什么心情?诗人没有点破,但如果将末句“ 野渡无人舟自横”理解为一种隐喻,那么画外之意就非常耐人寻味。事实上,寄情于景、寓意于象,是中国古典诗歌传统的艺术手法。诗人言志抒情,常常不是直接道出,而是创造一系列意象,给人一种情景交融的美感,令人回味无穷。而许多经典意象,如“ 秋水伊人”、“ 巫山云雨”、“香草美人”等,更是被后人推陈出新反复运用。如: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屈原  《离骚》)

                   美人赠我金错刀,何以遗之英琼瑶。(张衡 《四愁诗》)

    美人如花隔云端。(李白 《长相思》)

                                美人美人隔湘水,其雨其雨怨朝阳。(黄庭坚 《为北门留守文潞公作》)

这些缠绵悱恻的诗句,并非男女相恋之词。“美人”这一意象是隐喻,正如《诗经·蒹葭》中可望而不可即的“秋水伊人”,是泛指所思恋者,可能是朋友,可能是恋人,也可能是君王。运用外在的物象来表现诗人的所思所感所悟,将抽象的观念情感化为具象,从而给人以美感与隽永的意味。

中国古典诗歌的这一特点,在中西诗歌互相比较的参照系下被凸显出来。美国“意象派”领袖庞德正是从中获取了灵感。这位现代诗人虽然不懂中文,但他借助日文翻译接触到中国古典诗歌,便为之惊叹不已。在他看来,象形的汉字是绘画的速写,一行中国诗就是一行速写画。一个汉字就是一个意象,一首诗就是一串意象。他所谓“意象”(image),是感性与理性的复合体。这种理解,虽然不尽符合中国古典诗歌的原意,但以象(感性)寓意(理性)的艺术手法,却无疑给美国意象派诗人以重大启示。

中国现代诗人也许受西方文学的影响更深,但意象的创造,仍然是他们苦心经营的艺术。不过,与古典诗人比较起来,他们更加追求出人意表、别出心裁甚至是怪诞的意象,以表达现代人更加复杂微妙、更加个性化的心理感受。如:

我的寂寞是一条蛇,

静静地没有言语。

你万一梦到它时,

千万啊,不要悚惧!

它是我忠诚的侣伴,

心里害着热烈的相思:

它想那茂密的草原———

你头上的、浓郁的乌丝。

 

它月影一般轻轻地

从你那儿轻轻走过;

它把你的梦境衔了来,

           像一只绯红的花朵。(冯至《蛇》)

这是一首情诗。古典诗词中,表达情人相思的意象如“ 红豆”、“ 春蚕”、“ 牛郎织女”、“比翼鸟”、“蝴蝶”、“鸳鸯”等,都是让人产生美好联想的形象。诗人冯至却以“蛇”这一离奇的意象来比喻寂寞的相思,新颖而又独特。又如:

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余光中 《乡愁》)

“邮票”、“船票”、“坟墓”等原本是非常普通的事物,但在诗中被作为乡愁的载体,便点铁成金,化为奇特的意象,传达的感觉却是递进式的,情感愈来愈浓郁,愈来愈沉重,终于揭示出诗人心中最浓最痛的乡愁。

20世纪50 年代后,在特定的政治背景下,诗人被要求以“ 歌颂”为主题,诗风也要求明朗欢快,充满革命激情。诗歌中反复出现的意象,殊少独创和个性化色彩,诸如“红日”、“红旗”、“ 麦浪滚滚”、“ 钢花飞溅”、“ 鲜花”、“ 朝霞”等成为经典意象。“文革”之后崛起的一代诗人,首先在意象的创造上就别出心裁,令人耳目一新:

我是你河边上破旧的老水车,

数百年来纺着疲惫的歌;

我是你额上熏黑的矿灯,

照你在历史的隧洞里蜗行摸索;

我是干瘪的稻穗;是失修的路基;

是淤滩上的驳船

把纤绳深深

勒进你的肩膀;

———祖国呵!

我是贫困,

我是悲哀。

我是你祖祖辈辈

痛苦的希望呵,

是“飞天”袖间

千百年未落到地面的花朵;

                            ———祖国呵! (舒婷 《祖国呵,我亲爱的祖国》)

这首曾感动一代读者的诗歌,不说它的感情深挚,它的一系列意象首先就给读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视觉冲击和心理震撼。诸如“破旧的老水车”、“疲惫的歌”、“干瘪的稻穗”、“失修的路基”等意象,完全改变了中国当代诗歌习以为常的抒情方式。而诗人北岛这样表达爱情的坚贞:

即使明天早上

枪口和血淋淋的太阳

让我交出自由、青春和笔

我也决不会交出这个夜晚

我决不会交出你

让墙壁堵住我的嘴唇吧

让铁条分割我的天空吧

只要心在跳动,就有血的潮汐

而你的微笑将印在红色的月亮上

每夜升起在我的小窗前

唤醒记忆(北岛 《雨夜》)

这已不是传统意义上情人之间的山盟海誓。在“血淋淋的太阳”、“血的潮汐”等一连串冷酷甚至血腥的意象中,印在“ 红色月亮”上的“ 微笑”焕发着触目惊心的美。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