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诗歌同行

诗歌,生命的太阳

 
 
 

日志

 
 

《中国诗歌艺术》:第十一讲 时间与空间(二)  

2012-12-15 10:44:47|  分类: 他山之玉:诗学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诗人感叹于他的生命全被他无法左右的命运所捉弄而进入诗歌创作状态时,他的思路便不再遵从世人所谓的“ 逻辑”,而是任凭潮水般汹涌澎湃的感情所推动:无奈、愤怒、绝望、悲哀、刻骨铭心的爱恋与失去、生命的渺小感无数根线条混乱地牵引着他,他如同酒醉、如同沧海之中的一叶孤立扁舟,被时而抛入高空、时而沉入海底??

老兔寒蟾泣天色,云楼半开壁斜白。

玉轮轧露湿团光,鸾相逢桂香陌。

黄尘清水三山下,更变千年如走马。

遥望齐州九点烟,一泓海水杯中泻。(李贺《梦天》)

“上天入地”,此词恐怕只有在诗歌中才能真正实现。诗人的笔尖全不受任何时间与空间的限制,但凭想象的驰骋。所以,读诗,也需要一种与诗人创作时相同的心理状态,否则你永远进入不了那片无限神秘的天地。

上述可以说是世界各国诗歌的共同特点,而在中国古典诗歌里还有一种独有的特质———保持字与字(或词与词)之间若即若离的关系,从而留下广阔的空间,让读者得以自由地进出于其中。

星荒渡斜舟绕乱沙白岸晴芳树椰幽岛艳华月淡

这是周策纵先生的一首“绝妙世界”(周策纵语)之“字字回文诗”!,此诗无论你从哪一个字开始,从哪个方向开始都能够成句成诗。叶维廉先生曾在《中国诗学》一书中列举了此诗的40种读法,如:

1 星淡月华艳,岛幽椰树芳,晴岸白沙乱,绕舟斜渡荒。

2 淡月华艳岛,幽椰树芳晴,岸白沙乱绕,舟斜渡荒星。

3月华艳岛幽,椰树芳晴岸,白沙乱绕舟,斜渡荒星淡。

4星荒渡斜舟,绕乱沙白岸,晴芳树椰幽,岛艳华月淡。

5荒渡斜舟绕,乱沙白岸晴,芳树椰幽岛,艳华月淡星。

6 渡斜舟绕乱,沙白岸晴芳,树椰幽岛艳,华月淡星荒。

??

当然,回文诗是打破语法限制的极端例子,并不能完全代表中国古典诗歌常见的语法,但此诗中所呈现出来的“完全灵活性”却是中国古典诗歌里的一个普遍现象。中国古典诗歌有一种习惯:在表现物的过程中尽量保持语法的“ 自由”———即若即若离的指意行为。诗人不是事先既定好他所要表现的物之间的关系,而是不加干预地将之呈现出来,于是,读者便得以在字与字之间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解读活动,在“ 指意”与“ 不指意”的中间地带,造成一种类似“ 指意前”的物象自现的状态。在这首回文诗里,那些字,仿佛是开阔空间里的一些物象,由于事先没有预设的意义与关系的“圈定”,我们可以自由进出其间,可以从不同角度进出,而每次进出都可以获得不同层次的美感。而这种观、感过程和我们在真实世界里的经历有相当的类似:在我们进入一个“ 境”之前,事物与事物之间是无所谓“关系”的,星、月、岛、树、沙、舟? .皆是同时呈现于我们眼前的,我们可以从不同角度自由地进出、自由地观感,在事件发生之际,时间与空间是一体的。

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韦应物《商山早行》)

 高鸟长淮水,平芜故郢城。(王维《宋方城韦明府》)

空外一鸷鸟,河间双白鸥(杜甫《独立》)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王维《使至塞上》)

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青(王维《送邢桂州》)

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孟浩然《宿建德江》)

野渡无人舟自横(韦应物《滁州西涧》)

月落乌啼霜满天(张继《枫桥夜泊》)

孤帆远影碧空尽(王维《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杨柳岸,晓风残月(柳永《雨霖铃》)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晏几道《临江仙》)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马致远《天净沙·秋思》)

类似的例子在中国古典诗歌中举不胜举,都不可依照我们白话的翻译习惯,给予其定位。如有人曾把“云霞出海曙”翻译成“云霞从海上映出一片曙光”,结果是把视觉性很强的“云霞出海”到“曙”(兼含“时间”与“状态”)的印认这种很直接的感受,转化成因为是云霞从海上升起所以映出一片曙光的逻辑性思维,从而歪曲了“出”的含义,硬把其他事物的空间关系定位下来,这样就根本破坏了作者“传意”的目的和读者应有的“感受”活动程序。

此种中国古典诗歌里特有的空间感,首先与古汉语语法密切相关。要使一首诗不管从哪一个字、哪一个方向去读,都能够成文成句,属于印欧语系的英语办不到,白话往往也不易办到。印欧语系的语言缺乏文言文所具有的灵活语法,如刚才提到的那首回文诗,英文只能作逐字的诠释,但无法连成句。要连成句,中间必须增加很多成分,如名词前的冠词、定位关系的前置词、连接词(One the bank,When the moon,The sand becomes ),还有如主词决定的动词的变化,现在、过去、将来时态的变化??这些都是非常严谨的规定,是不可缺少的语法元素,也正是这些元素把人与物、物与物之间的关系指明、界定了,而不可能出现中国古典诗歌那种“ 自由进出”的效果。而且,文言文中很多字可以兼含数种词性,如“日落江湖白”的“白”字,既可以是形容词(白色的状态),也可以是动词(转呈白色的活动),这样读者在接触到这个字的时候很可能就是两种感受同时

拥有,是一种共时的呈现。而英文则必须分清“white”和“whiten”,二者只能选其一。

更重要的是,这种“ 物象自现”的表现手法与中国古人的哲学观念密切相连。《老子》曰“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庄子》曰“ 言无言,终身言,未尝言,终身不言,未尝不言”??此等观念深入诗人的内心,时刻提醒着他们:要不拘泥于名义,要破除自我中心,时刻将自己的存在忘记而回到天地与我为一的混沌状态??于是诗人努力在诗中将自己隐藏,还事物一个本来面目,即“物象自现”的没有人为破坏的状态;而文字之用也缩减到最小:仅仅努力准确地呈现(当然主观思维不可能完全消除,我们仅仅指出这一种“努力”),让文字之用刹那间指向、照亮那“ 物物无碍在沉默中相互指认的世界”( 叶维廉《中国诗学》),而剩下的一切,全凭读者的进入。所谓“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谓“ 大相无形,大音希声”;所谓“ 意在言外”、“言不尽意”??皆是要求诗人(包括读者)丢开逻辑性的习惯思维,直接诉诸同时包括了视觉、听觉、触觉、味觉、嗅觉,甚至是所谓超感(第六感)的一切形象感受,去全身心地接触事件。这种接触不是静止的,相反,是包含了无限可能的“活动”,是一种发生,在事件发生之际,时间与空间是一体的,不是简单的所

谓“意义”和“概念”可以包孕的。

最后,再看一首小诗: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柳宗元《江雪》)

此诗的画面性极强,仿佛摄像机一般将一片天地不加评说地直接呈现于读者眼前。在读者的想象空间中,有待空间位置实际的安排;或者说此事件的上演,有待于读者用想象的“眼睛”重新“排演”。作者什么都没说,但又说了什么:先是一片悄无声息的孤寂世界全局凸现(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然后移向万象中更为孤寂的一粒小点(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此种呈现在读者心理活动中所引起的感受(记住,是“感受”,而绝不是思维)是瞬间就笼罩全身的寒冷与孤独,仿佛走到了世界的尽头??

佛家偈语说“人生是一场疾病”;孔夫子感叹生命曰“逝者如斯夫”;一代枭雄曹操也无限怅然地说“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想到生命的如此有限而宇宙恒久,无人不黯然神伤。而多情敏感如诗人,更是无法释怀,惟有借手中之笔驰骋于天地之间、纵横于古今之中,用无限广大的另一个空间与无限悠长的另一个时间,来对抗此生所能经历的、所有的、有限的时间与空间,聊以慰藉自己;或者,完全忘记自己、忘记生死,天地与我为一,泯灭了现实的时间与空间的存在,而遁入一个无始无终的真空,或许在那里有所谓的永恒。

【阅读】

春梦

[唐]岑参

洞房昨夜春风起,遥忆美人湘江水。

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

 

秋兴八首(其一)

[唐]杜甫

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

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

丛菊两开他日泪,孤舟一系故园心。

寒衣处处催刀尺,白帝城高急暮砧。

 

江南逢李龟年

[唐]杜甫

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唐]韦应物

万物自生听,太空恒寂寥。

还从静中起,却向静中消。

 

金陵五题·乌衣巷

[唐]刘禹锡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浩歌

[唐]李贺

南风吹山作平地,帝遣天吴移海水。

王母桃花千遍红,彭祖巫咸几回死。

青毛骢马参差钱,娇春杨柳含细烟。

筝人劝我金屈卮,神血未凝身问谁。

不须浪饮丁都护,世上英雄本无主。

买丝绣作平原君,有酒唯浇赵州土。

漏催水咽玉蟾蜍,卫娘发薄不胜梳。

看见秋眉换新绿,二十男儿那刺促!

 

望月怀江上旧游

[唐]雍陶

往岁曾随江客船,秋风明月洞庭边。

为看今夜天如水,忆得当时水如天。

 

汉阳太白楼

[唐]李群玉

江上层楼翠霭间,满帘春水满窗山。

青枫绿草将愁去,远入吴云暝不还。

 

宫词二首(其一)

[唐]张祜

故国三千里,深宫二十年。

一声河满子,双泪落君前。

 

夜雨寄北

[唐]李商隐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菩萨蛮(其六)

[唐]温庭筠

玉楼明月长相忆,柳丝袅娜春无力。

门外草萋萋,送君闻马嘶。

 

画罗金翡翠,香烛销成泪。

花落子规啼,绿窗残梦迷。

 

菩萨蛮(其三)

[五代]韦庄

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翠屏金屈曲,醉入花丛宿。

此度见花枝,白头誓不归。

 

题西太一宫壁二首

[宋]王安石

柳叶鸣蜩绿暗,荷花落日红酣。

三十六陂春水,白头想见江南。

 

三十年前此地,父兄持我东西。

今日重来白首,欲寻旧迹都迷。

 

念奴娇·赤壁怀古

[宋]苏轼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崩云,惊涛裂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间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法惠寺横翠阁

[宋]苏轼

朝见吴山横,暮见吴山纵。

吴山故多态,转折为君容。

幽人起朱阁,空洞更无物,

惟有千步冈,东西作帘额。

春来故国归无期,人言秋悲春更悲。

已泛平湖思濯锦,更看横翠忆峨眉。

雕栏能得几时好?不独凭栏人易老。

百年兴废更堪哀,悬知草莽化池台。

游人寻我旧游处,但觅吴山横处来。

 

寄黄几复

[宋]黄庭坚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蕲三折肱。

想得读书头已白,隔溪猿哭瘴溪藤。

 

 

  

[宋]周邦彦

怨怀无托,嗟情人断绝,信音辽邈。

信妙手能解连环,似风散雨收,雾轻云薄。

燕子楼空,暗尘锁、一床弦索。

想移根换叶,尽是旧时,手种红药。

 

汀洲渐生杜若,料舟移岸曲,人在天角。

谩记得当日音书,把闲语闲言,待总烧却。

水驿春回,望寄我、江南梅萼。

拼今生,对花对酒,为伊泪落。

 

临江仙·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

[宋]陈与义

忆昔午桥桥上饮,坐中多是豪英。

长沟流月去无声。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余年如一梦,此身虽在堪惊。

闲登小阁看新晴。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

 

念奴娇·登石头城次东坡韵

[元]萨都剌

石头城上,望天低吴楚,眼空无物。

指点六朝形胜地,惟有青山如壁。

蔽日旌旗,连云樯橹,白骨纷如雪。

一江南北,消磨多少豪杰。

 

寂寞避暑离宫,东风辇路,芳草年年发。

落日无人松径冷,鬼火高低明灭。

歌舞尊前,繁华镜里,暗换青青发。

伤心千古,秦淮一片明月。

 

临  江  

[明]杨慎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尺八

卞之琳

像候鸟衔来了异方的种子,

三桅船载来了一枝尺八,

从夕阳里,从海西头。

长安丸载来的海西客

夜半听楼下醉汉的尺八,

想一个孤馆寄居的番客

听了雁声,动了乡愁,

得了慰藉于邻家的尺八,

次朝在长安市的繁华里

独访取一枝凄凉的竹管??

(为什么霓虹灯的万花间

还飘着一缕凄凉的古香?)

归去也,归去也,归去也———

像候鸟衔来了异方的种子,

三桅船载来了一枝尺八,

尺八乃成了三岛的花草。

(为什么霓虹灯的万花间

还飘着一缕凄凉的古香?)

归去也,归去也,归去也———

海西人想带回失去的悲哀吗?

 

古国的春天

 

 ———读《诗经·国风》

李纲

纵然有二十四层的高楼

也抵挡不住

从历史的上游飘然而至的春意

想要把春天压缩在阳台的花盆里

这企图终归是愚蠢的

 

一夜之间

车前草竟然长到了

《诗经》的书脊上

推开落地窗,啊啊

十五国风吹我

 

推开窗户听出去

上古的歌人仍将四周的空气酿浓

采诗官摇响木铎

那步履声近得令人诧异

整整两千五百年呀

为何薄得只如一层轻绸

 

是太近了

如果在雨天

这城市可以和那时的渔夫

共披一件蓑衣

 

而隔着钢筋混凝土的厚壁

我也照样返青

我的姓氏已开满了白花

此时,我才深信

我们古国的春天

有着这样强大的穿透力

 

【思考】

        1 试分析李商隐《雨夜寄北》一诗的时间安排方式,并且请在【阅读】中找一首时间安排较独特的诗,与李诗比较、赏析。

        2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庄子一死生,齐万物,认为自然、人生可用一种变化的观点看:“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逍遥游》);“天下莫大于秋豪之末,而太山为小;莫寿于殇子,而彭祖为夭”(《齐物论》)。苏轼《赤壁赋》:“ 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这是中国式的、关于时间和空间的哲学观念,试分析这些观念与中国古代诗歌中的时空观有何联系。

        3 中国古典诗歌中,对于无尽的时空,没有西方传统的那种忧虑精神(如歌德《浮士德》中浮士德上下纵横的苦苦探索),相反是一种亲近的态度,如“ 乾坤万里眼,时序百年心”(杜甫);“目送飞鸿,手挥五弦。俯仰自得,游心太玄”(嵇康);“画栋朝飞南浦云,珠帘暮卷西山雨”(王勃);“水光山色与人亲”(李清照)??这种精神也明显地体现在中国传统的山水画中(如西方的透视法与中国山水画布局的明显差异)。试分析这种现象,并思考其潜在的哲学背景。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