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诗歌同行

诗歌,生命的太阳

 
 
 

日志

 
 

《中国诗歌艺术 》:第十二讲 象征与隐喻(一)  

2012-12-15 10:40:17|  分类: 他山之玉:诗学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修辞学上也讲象征与隐喻。所谓“象征”,就是用具体事物表示某种抽象概念或思想情感;所谓“隐喻”,又叫“暗喻”,乃比喻格的一种,本体与喻体之间形式上不是相类,而是相合,所以两者之间的关系常用“ 是”来表示。但象征与隐喻作为艺术表现手法,其功能与意义已远远超出语言修辞格的范围。原始部落的图腾、现代各国的国徽国旗、奥运会的会徽以及公司的标识等,都可以视为象征艺术。中国古典诗学有所谓“ 赋比兴”之说,赋是直言其志直抒其情,比兴则是通过具体物象来表现诗人的思想情感,可能是明喻或隐喻,也可能是象征。它是修辞手法,使语言更加生动形象,但更是一种表现艺术,使诗歌更富有耐人咀嚼的意味。这里注重的是暗示,而不是阐释;是意象的联想,而不是字面的意义。诗人的心灵世界,他之所感所思所悟,通过出人意表有时甚至是怪诞的象征与隐喻曲折地表达出来,便会产生一种奇特的艺术效果,你即使不能用确定的言语来阐释这些话外之音象外之意,却可能感慨万端回味无穷。但是,象征与隐喻之间的区别很模糊,何为象征何为隐喻,并无一定之论。甚至是否为象征为隐喻,也见仁见智,因而诗意的理解与阐释也就有很大的空间。

彼采葛兮,

一日不见,

                   如三秋兮! (《诗经·采葛》)

这是《诗经·国风》中的名篇,今人照字面解读为情人相思之词,而古人却认为它表现了一种“ 惧谗”的心理。说是大臣出使在外,担忧小人趁机离间君臣关系,故而感慨系之。古人之所以这样理解,并非故意穿凿附会,而是因为他们认为诗中有“比兴”,也就是字面背后有一种隐喻。

桂棹兮兰桨,

击空明兮泝流光。

渺渺兮余怀,

                   望美人兮天一方。(苏轼《前赤壁赋》)

“美人”在这里并非指某一漂亮女士,而是代指诗人心中所思慕的对象,是象征也是隐喻。诗人被贬黄州,泛舟赤壁,在这月光如水的夜晚,他思念着远方的朋友,也许还思念着皇帝或者是古昔同样被放逐的贤臣,但一化为隐喻,便给读者留下很大的想象空间,令人一唱三叹。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胡适《蝴蝶》)

这是胡适在美国留学时写的一首白话诗。“ 蝴蝶”自然是隐喻,全诗也是隐喻,隐喻的什么,也许是诗人的一次失恋,殊难索解,但其中表达的孤独落寞的情绪,我们却能感觉到。如果诗人将所思所感所悟和盘托出一览无遗,那诗歌的艺术魅力就要大打折扣。

再比较两首《满江红》: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

  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

      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

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

                  多少事,从来急;

                  天地转,光阴迫。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毛泽东)

 

                  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

  人六亿,加强团结,坚持原则。

      天垮下来擎得起,世披靡矣扶之直。

                  听雄鸡一唱遍寰中,东方白。

                  太阳出,冰山滴;

                  真金在,岂销铄?

                  有雄文四卷,为民立极。

     桀犬吠尧堪笑止,泥牛入海无消息。

         迎东风革命展红旗,乾坤赤。(郭沫若)

郭、毛二词都是政治词作,抒写当时的国际政治形势。但郭词乃“标语口号式”,不仅缺乏毛的气魄,更缺乏毛的诗情。毛词运用一系列象征与隐喻,革命领袖的胸襟与气度便跃然纸上,而全词竟无一句标语口号或社论语言,所谓“ 不著一字,尽得风流”。毛泽东有一句名言:诗歌要用“ 形象思维”。而象征与隐喻,正是“形象思维”的主要方式。中国古典诗歌艺术中的所谓“ 比兴”,运用的就是“形象思维”。与所谓直抒其情的“赋”不同,“比兴”是通过象征与隐喻来表现或暗示诗人的思想情感,因而意义常常很晦涩,也可能引起歧义。这是古今皆有的现象,所以,汉代就有“诗无达诂”的说法。诗之所以无“达诂”,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诗歌的象征与隐喻,给读者留下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李商隐《锦瑟》)

李商隐多以“无题”名诗,而这首诗虽题曰《锦瑟》,但显然不是诗歌的主题,诗中一系列的隐喻,意旨晦涩,或以为“悼亡之诗”,或以为“自伤之词”,这也许是千古难解之谜。无论作何理解,诗中弥漫着的凄迷哀怨,却令读者低回沉思、难以释怀。诗人运用象征与隐喻,也许就是不想明确告诉你他的心事,而是让你去分享一种情绪一种心境。这就是艺术。

    不过,象征与隐喻作为中国现代诗歌中的一种自觉的创作方式,却主要是源自法国象征诗派的影响。象征诗派要求诗人通过可感知的形象来表现内心世界,反对直抒胸臆和客观白描,强调暗示、幻觉和联想的表现方法。象征与隐喻的意义被凸显出来。这一诗派的艺术观念和创作方法传播到中国,影响深远,不仅形成以李金发等人为代表的早期象征诗派,而且徐志摩、戴望舒、闻一多、艾青等人也无不受其影响。试读艾青的短诗《树》:

一棵树,一棵树

彼此孤立地兀立着

                  风与空气

告诉着它们的距离

  但是在泥土的覆盖下

                  它们的根伸长着

                  在看不见的深处

    它们把根须纠缠在一起

这当然不是风景诗,而是传达一种耐人寻味的哲理。什么哲理?诗人并未一语道破,而是通过“树”的形象暗示给读者。可以这样认为,象征与隐喻给诗歌带来一种朦胧美,一种浮想联翩、意味无穷的诗意。尤其是那些奇特的象征与隐喻,给人心灵上的震撼绝不亚于直抒其情的“放声歌唱式”。

中国,我的钥匙丢了。

那是十多年前,

我沿着红色大街疯狂地奔跑,

我跑到了郊外的荒野上欢叫,

后来,

我的钥匙丢了。

心灵,苦难的心灵,

不愿再流浪了,

我想回家,

打开抽屉,翻一翻我儿童时代的画片,

还看一看那夹在书页里的

翠绿的三叶草。

而且,我还想打开书橱,

取出一本《海涅歌谣》,

我要去约会,

我向她举起这本书,

作为我向蓝天发出的

爱情的信号。

这一切,

这美好的一切都无法办到,

中国,我的钥匙丢了。

(梁小斌《中国,我的钥匙丢了》)

诗歌表达的是“迷惘的一代”的“信仰危机”,你也可以解读为是对十年“ 文化大革命”的控诉,但诗人却采用了一系列隐喻式的诗句,“我的钥匙丢了”、“我沿着红色大街疯狂奔跑”、“跑到了郊外的荒野上欢叫”、“我想回家”、“翻一翻我儿童时代的画片”、“夹在书页里的翠绿的三叶草”等,凡是“ 文化大革命”过来人,谁参不透这些隐喻所暗示的人生经历?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