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诗歌同行

诗歌,生命的太阳

 
 
 

日志

 
 

《中国诗歌艺术 》:第十五讲 神 韵(一)  

2012-12-13 20:34:39|  分类: 他山之玉:诗学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品味诗歌的“神韵”,先要放下那些习惯的用理性去分析诗歌的思维,用一种纯粹的心灵去感受、去体味。“神韵”,是好诗扑面而来的一种“气质”,无色无形地笼罩于你,不需要你做出过多的思考,甚至根本不需要思考,当下就被它所吸引、所感动。

 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陆凯! 《赠范晔诗》)

春色乃陇头不见之景,人生光阴似箭,有几番春色可见?古人对时光的流逝甚为敏感,每从指尖流走一个春天,就仿佛眼睁睁地看见自己的生命在消亡。“聊赠一枝春”,实乃赠友人一段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

 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 (王维! 《杂诗》其二)

对故乡的怀念,乃人生永恒的主题。故乡可忆之事何其多也,为何此诗仅取“梅花”一物表不可抑制之思念?此窗前之梅花,伴诗人成长,凝结了诗人关于童年的所有美好记忆,也见证了诗人的一段不可忘却的岁月,是诗人怀念故乡的引子,如一扇门,推开它,便进入了另一段时空;且,花开花落几度春,人生之飘零易逝正与年年花开花落之梅对比,正所谓“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又可谓“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

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陶宏景! 《诏问“山中何所有”赋诗以答》)

此乃诗人充满自豪的自谦之词。深山隐士与青山为友,白云为伴,凡尘琐事无碍于心,了无羁绊,如闲云野鹤,此乃古人之理想境界也!“ 岭上多白云”,寥寥五字,带出一种超然之致,云之自由自在实为隐士心迹的代表;虽云“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实乃心中颇为自得也!

诗的“神韵”,就像一阵袭人的香气,你能感觉到并为之陶醉,却看不见、摸不着,甚至说不清楚。它建立于诗的运篇、词藻、境界等因素之上,却又不能像这些因素一样被拆开来分析;它是高于这些因素的,是一种总体上的、浑然一体的美,只可凭直觉去把握。神韵,可以说是中国诗歌的最高境界,严羽《沧浪诗话》曰“诗之极至有一,曰入神。诗而入神,至矣尽矣,蔑以加矣”。而“神韵”这个概念,在中国传统文论里却有着纷繁复杂而又模糊不清的定义,但我们这一单元的重点不在讨论这些,而在引导你们去感觉诗的“神韵”。

从字面上来说,“神”和“韵”本身就是非实际存在的、可以触摸到的东西,用它来作为诗歌的特质,就说明:诗歌具有一种若即若离的美,而我们在把握这种美的时候,也需要这种总体上的“朦胧”。《庄子·养生主》讲庖丁解牛曰“ 以神遇而不以目视,官知止而神欲行”,“神”是相对“形”而言。钱钟书分析道:“神”之意有二:一指知觉,二指直觉。《文子·道德篇》曰“ 上学以神听之,中学以心听之,下学以耳听之”,其中“ 耳”代指人的感官,是“ 神”的第一意;“ 神”的第二意是雅可布森所谓的“超感觉之感觉”,也既伯格森所说的“直觉”,这一层意思与“上学以神听之”和我们常说的“神来之笔”、“诗成有神”中的“神”相同,也就是“神韵”中“ 神”的意思。“ 韵”之意也有二:一为“ 韵脚”、“ 押韵”、“ 声韵”之“韵”;二为“气韵”、“风韵”之“韵”,后者与“神韵”之“韵”涵义相同。传为唐末司空图的《二十四诗品》释“ 韵”为“ 远出”;宋代范温的《潜溪诗眼》释“ 韵”为“声外”之“余音”遗响;古印度也有主韵诗派,“韵”者,暗示也,这就是指“韵”的第二层意思:含蓄、暗示。这是中国诗歌的一个传统,重直觉、重暗示,推崇一种可望而不可及、空灵飘渺的美。

“神韵”一词连用,最早见于南朝史籍。如“ 神韵冲简”(《宋书·王敬弘传》),“神韵峻举”(梁武帝《赠萧子显诏》),专指个人的精神气质。而后引入画界,借作人物画的品评。南齐谢赫《古画品录》中评顾骏之的画说:“ 神韵气力,不逮前贤;精微谨细,有过往哲。”唐代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论画六法》中所说“至于鬼神人物,有生动之状,须神韵而后全”,其内涵依然是作品中表现出来的人物的精神品质,是一种无形的、存在于笔墨之外的东西,所谓“ 重神似而不重形似”也!明代诗评界正是从画界将其移入诗歌领域的。明清时期,“ 神韵”一词在各种意义上被普遍使用。胡应麟的《诗薮》有!" 处左右谈到“ 神韵”如

评陈师道诗说“神韵遂无毫厘”,评盛唐诗说“盛唐气象混成,神韵轩举”。王夫之也多次谈到“神韵”,如《明诗评选》评贝琼《秋怀》说“ 一泓万顷,神韵奔赴”,《古诗评选》评《大风歌》说“神韵所不待论”。虽其侧重点不同,但总的说来,仍是指诗歌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风神气度,如花的香气,存在于或鲜艳或素雅的花色之外,非触目所及。到了清王士禛,更形成了“神韵说”,成为中国古代诗歌一大流派。

而“神韵”一词,作为对诗歌所具有的一种特质的评价,其精神内涵则要追溯到钟嵘《诗品》“滋味说”,司空图《二十四诗品》“ 不著一字,尽得风流”,严羽沧浪诗话》“言有尽而意无穷”等理论。

钟嵘《诗品·总论》曰“五言居文词之要,是众作之有滋味者也??文已尽而意有余??使味之者无极,闻之者动心,是诗之极也。”此话虽就五言诗而言,但道出了诗的本质:其一,诗是直觉的,“ 滋味”乃人之生理反应,食物美味或者苦涩难咽,皆入口便知,不需要思考,而诗的动人正如食物之滋味,也不需要经过理性的思考,是直觉性的感受;其二,诗要有余味,“文已尽而意有余”,即诗要留下大量的想象空间给读者,如同国画中的“留白”,而要做到这一点,往往需要使诗含蓄,意味悠远。

传为司空图《二十四诗品》所作的用诗的语言描述出属于诗歌的!" 种不同的神韵:雄浑、冲淡、纤、沉着、高古、典雅、洗练、劲健、绮丽、自然、含蓄、豪放、精神、缜密、疏野、清奇、委曲、实境、悲慨、形容、超诣、飘逸、旷达、流动。其诗评的形式就体现出“神韵”的一个特点:靠感悟从总体上去把握诗的美。如其“ 纤”一品曰“ 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窈窕深谷,时见美人??”;“ 含蓄”一品曰“不著一字,尽得风流。语不涉己,若不堪忧??”;“自然”一品曰“俯拾即是,不取诸邻??如逢花开,如瞻岁新??幽人空山,过雨采??”,这都不是用理性的分析来剖析诗的美,而是营造出种种意境去接近诗所具有的意境,这也是中国传统诗评的一个普遍特点,即非理性的欣赏,以“感悟”的形式、用形象思维去

把握诗所具有的神韵。

宋代严羽《沧浪诗话》是作为当时流行诗风的对立面而出现的,他指责当时占主导地位的江西诗派“ 作奇特解会,遂以文字为诗,以才学为诗,以议论为诗”,认为“诗有别材,非关书也;诗有别趣,非关理也”,更提出了“大抵禅道在妙悟,诗道也在妙悟??惟悟乃为当行,乃为本色”;“所谓不涉理路,不落言筌者,上也。诗者,吟咏性情也,盛唐诸人,惟在兴趣,羚羊挂角,无迹可求。故奇妙处,透彻玲珑,不可凑泊。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言有尽而意无穷??”;“诗之极至有一,曰入神。诗而入神,至矣尽矣,蔑以加矣”??如果用一个人来比喻诗歌,则布局、运篇为其筋骨,词藻、修饰为其仪容,而神韵为其气质,是整个人所表现出来的一种无形的魅力。清矍枯瘦有历经沧桑之美,仙风道骨有超然出世之美,雍容华贵有丰腴之美,淡雅素净有含蓄冲和之美??凡此种种皆为气质也!翁方纲《复初斋文集·神韵论》云:“ 有于高古浑朴见神韵者,有于风致见神韵者,有在实际见神韵者,亦有处处见神韵者,神韵实无不该之所。”钱钟书在《谈艺录》中说:“夫调有弦外之遗音,语有言表之余味,则神韵盎然出焉”,即诗要有存在于文字、韵律之外的一种流动的、无限悠远的意味,这便是神韵。

如严羽所说,诗的神韵是“羚羊挂角,无迹可求??如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不可强行拆开来分析,如溶于水中的盐,只识其味,不见其踪,任何分析都是对其的消解,所以此单元旨在引导读者感悟“神韵”。首先,一首具有神韵的诗要“言有尽而意无穷”,不是实实在在地写实,而是提炼了生活中众多纷杂的情感、事件,将之熔铸于短短的字数中,使诗本身带有能引起读者联想的无限可能。

如前文提到的那首王维的《杂诗》:“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绮窗前,寒梅著花未?”此诗简单如同白话,无华美流利之语,更无艰深难懂之句,但却神韵俱现,原因何在?诗人抓住了能点燃无穷思维的一根导火线,如同黑暗中猛然擦亮的一根火柴,照亮了存在于我们记忆深处、最为纯美的那个世界,然后记忆的洪流源源不断地涌来? .如前文所分析的,故乡可忆之事何其多也!抚养其成长而多年不见的亲人们、诗人童年的伙伴们、家乡的小河田野、那些一起度过的日日夜夜、那些童年发生的点点滴滴? .一提到故乡,任何人都会回忆起太多的东西,诗人也一样。但是诗人却没有着墨在那些庞杂的思绪上,而仅仅关切地问“寒梅著花未”,如此细小的事物都深得诗人的思念,更何况其他了!此句之功效在前文已有所分析,在这里还需补充的一点是,你可以根据这简单的一问感觉到诗人那强行压抑的澎湃情感,听到诗人加速的心跳,虽然他的面容仍然平静。正是这种对情感的控制,使诗在有了感人力量的同时,更赋予了读者无限的想象空间,因为诗人没有更多的描述,所以读者可以不受诗人“ 故乡”的限制而进入自己的“故乡”,沉浸在自己那些思绪中? .

与此诗形成鲜明对比的是:

旅泊多年岁,老去不知回。忽逢门前客,道发故乡来。

敛眉俱握手,破涕共衔杯。殷勤访朋旧,屈曲问童孩。

衰宗多弟侄,若个赏池台?旧园今在否?新树也应栽?

柳行疏密布?茅斋宽窄裁?经移何处竹?别种几株梅?

渠当无绝水?石计总生苔?院果谁先熟?林花那后开?

羁心祗欲问,为报不须猜,行当驱下泽,去剪故园莱。

(王绩! 《在京思故园见乡人问》)

 

我从铜州来,见子上京客。问我故乡事,慰子羁旅色。

子问我所知,我对子应识。朋游总强健,童稚各长成。

华宗盛文史,连墙富池亭。独子园最古,旧林间新坰。

柳行随堤势,茅斋看地形。竹从去年移,梅是今年荣。

渠水经夏响,石苔终岁青。院果早晚熟,林花先后明。

语罢相叹息,浩然起深情。归哉且五斗,饷子东皋耕。

(朱仲晦! 《答王无功问故园》)

 

同是询问故乡,三首诗之气韵相去甚远,何啻霄壤!后两首诗,一一将事件描述,缩小了读者的想象空间,虽然也能从字里行间感觉出作者对故乡的怀念与关切,但是,不经过精心裁剪的运篇和不加抑制的情感反而削减了诗味。严羽曰“语忌直,意忌浅,脉忌露,味忌短”,“最忌骨董,最忌衬贴”,(《沧浪诗话·诗法》)而后两首诗正犯此忌。

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 (孟浩然! 《春晓》)

这诗里含有一夜不眠的意味,却不是从字面上识得,而是从一句“ 夜来风雨声”里透露出来。作者因为惦记着窗外风雨中的春花,牵挂它的飘零易逝而辗转反侧、久久无法入眠,他的心情应该是焦虑不安的,但作者并没有直抒牵挂、心疼、惋惜等变幻复杂的心境,而仅仅轻轻道出一句“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这里又含有破晓时入睡的意思,所以称“不觉晓”,这跟“ 处处闻啼鸟”有关,因“ 闻啼鸟”知天已放晴,所以安然入睡。从不睡到入睡,正透露出诗人对花事的关心。

  评论这张
 
阅读(11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