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诗歌同行

诗歌,生命的太阳

 
 
 

日志

 
 

《中国诗歌艺术》: 第十七讲 风格与流派  

2012-12-13 20:19:22|  分类: 他山之玉:诗学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格,是指最能体现某一类型人物情事或艺术品的精神气质的外在风貌;诗歌风格则是指诗歌创作中各种因素有机结合后呈现出来的总的艺术风貌,属一种综合性的美学范畴。

在中国,“风格”一词原是指人的风度、品格、风韵等,以后才借用为文艺批评的术语。在传统诗歌批评中,人们谈及作家或作品的风格时常用的是“ 气”、“体”、“风”、“ 品”一类的概念。如魏曹丕《典论·论文》就说“ 文以气为主”,“气”决定文学创作的“清浊”、“巧拙”等等,这里的“气”就接近我们今天所说的“风格”。刘勰《文心雕龙·体性》指出文(含诗赋)有八体:典雅、远奥、精约、显附、繁缛、壮丽、新奇、轻靡,这是从语言、修辞的角度讨论风格。唐代皎然将诗体概括为“高、逸、贞、忠、节、志、气、情、思、德、诫、闲、达、悲、怨、意、力、静、远”(《诗式》)十九字,其中大部分属于艺术风格的范畴。传为唐司空图所作的《二十四诗品》将诗“品”归纳为:雄浑、冲淡、纤、沉着、高古、典雅、洗练、劲健、绮丽、自然、含蓄、豪放、精神、缜密、疏野、清奇、委曲、实境、悲慨、形容、超诣、飘逸、旷达、流动。这里“品”的概念也与风格相类似,可理解为是从诗歌境界方面总结二十四种不同的风格。

一代有一代之文学,一代有一代之诗歌风格。刘勰说“文变染乎世情,兴废系乎时序”(《文心雕龙·时序》),就是指文学始终受时代环境和社会条件的影响。各时代的政治、社会风气、审美趣味不同,诗歌风格也就不同。先秦时期,人们就有这样的观念:“治世之音安以乐,其政和;乱世之音怨以怒,其政乖(乖戾、反常);亡国之音哀以思,其民困。”(《礼记·乐记》),汉代人借此言诗(见《毛诗序》),强调政治、道德、风俗等对诗歌风格的影响。在这样的影响下,一个时代的诗歌就会有一些共同的特征,这就是时代风格。如“ 梗概多气”的“ 建安风骨”,以陶渊明、谢灵运诗为代表的晋宋风流,唐诗中表现的浪漫、开阔、豪放、丰盈的美,宋诗中浓郁的书卷气和沉静、淡泊、劲健的气象,都是诗歌的时代风格。

缪钺对唐诗、宋诗的风格做了一个非常形象的描述:

唐诗以韵胜,故浑雅,而贵酝藉空灵;宋诗以意胜,故精能,而贵深折透辟。唐诗之美在情辞,故丰腴;宋诗之美在气骨,故瘦劲。     唐诗如芍药海棠,华繁采;宋诗如寒梅秋菊,幽韵冷香。唐诗如啖荔枝,一颗入口,则甘芳盈颊;宋诗如食橄榄,初觉生涩,而回味隽永。譬诸修园林,唐诗则如叠石凿池,筑亭辟馆;宋诗则如亭馆之中,饰以绮疏雕槛,水石之侧,植以异卉名葩。譬诸游山水,唐诗则如高峰望远,意气浩然;宋诗则如曲涧寻幽,情境冷峭。(《论宋诗》)

试以两首小诗为例: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张继! 《枫桥夜泊》)

 

落帆江口月黄昏,小店无灯欲闭门。

侧出岸沙枫半死,系船应有去年痕。

(王安石! 《江宁夹口三首》其三)

二诗所写均为旅行途中客舟夜泊的感受,都是写景抒情之作。唐人张继通篇写优美清冷之景,而以“愁眠”二字贯串,一切景物都是诗人彻夜无眠的所见所闻,写景即写情,情在景中,空灵蕴藉,浑化无迹,富于韵味。宋人王安石也是通过写景抒情,但运思造境、炼字酌句的精深用力却清晰可见,如“小店无灯欲闭门”的曲折细致,“侧出岸沙枫半死”的崛峭瘦劲,都是诗人着意为之。而后两句所暗示的“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岁月迁逝感和寻觅旧迹动作中表现的人生倦旅慨叹,更让人回味无穷,显示了宋诗“ 以意胜”的特点。时代的差异就是这样造就出风格的差别,孕育出美感形态各异的诗作。

除了时代风格,诗歌有时还有地域风格的差异。这种差异说明自然地理与人文地理对诗歌创作有一定的影响。一方面,诗人生活在特定的地理环境中,山川灵气、民情风俗甚至语言特点都可能影响到诗歌风格;另一方面,诗人从特定的风光景物、人文环境中获取素材,激发诗思,创造诗境,也会形成诗歌风格的地域特色。一个明显的例证是先秦时期《诗经》与《楚辞》的风格差异。《诗经》篇作品的地理来源大致不出今陕西、山西、河南、河北、山东和湖北北部地区。虽有出自江汉流域的少量诗歌,但总体上以来自黄河流域的创作为主,浑朴、醇厚、写实的特色甚为明显。而作为“南方文学”的楚辞则呈现出与《诗经》全然不同的艺术风貌:浪漫、铺张、绚丽璀璨、奇瑰变幻,其成因虽是多方面的,但“江山之助”(刘勰语)也是原因之一。试想,与黄河流域的大野苍茫、山川雄浑相比,楚国有奇特而富于变化的自然环境,潇湘洞庭,幽谷峻岭,云水渺渺,朝烟夕岚,既诱人作丰富的美的遐想,又极易给人神秘、惶恐的感觉。楚文学的变幻多姿、自由浪漫,岂不是可从这里找到一部分根由吗?王国维说“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朝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宋元戏曲考》),指出了标志各时代文学最高成就的文学样式。“汉赋”、“六朝骈语”、“唐诗”、“ 宋词”、“ 元曲”都以时代标名,表明是某一时代的艺术成果,惟独“ 楚骚”是以地区标名,正是强调其鲜明的地域特点。南北朝时期南北方诗歌的风格差异也体现这种地域特色。而南北朝民歌的地理差异就更加明显,南朝民歌的妩媚婉转、声情摇曳与北朝民歌的质朴刚健、

生气勃勃相互映衬,组成一道别致的风景,从我们较熟悉的《西洲曲》、《敕勒歌》中就能看到这种地域风格的差异。

时代风格、地域风格只是一种总括的群体风格,是举其大概而言之。诗歌创作繁盛局面的出现更有赖于诗人成熟、完美的个体风格。人们标举“唐诗”、“宋词”、“元曲”,正是因为有大群风格各异的诗人,异曲同工地造就出某一诗体的辉煌。

诗人的个人风格中必然具有鲜明的时代、民族、地域色彩,但起决定作用的是诗人自身的气质个性、阅历才情和审美好尚,将这些因素浑融和谐地呈现于诗中,就形成了一种或数种风格。如宋人说李白的诗“飘逸”,杜甫的诗“沉郁”,指的就是这种个体风格。个人风格的形成表明诗人已达到诗歌艺术相当高的境界,并非所有诗人都有成熟的风格( 有的仅仅是具有一定特色),但优秀的诗人往往在一种主要风格之外还兼具其他的风格或特色,如陶渊明的平淡醇和之外还有沉郁浑厚甚至“金刚怒目”式的作品,李白除了豪迈飘逸之作还有不少清丽天真的小诗。

个人风格的差异使传统诗歌具有丰富多彩的面貌。登同一座终南山,闲雅的王维写下“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终南山》),诗情画境,细致空灵;愁苦的孟郊则说“ 南山塞天地,日月石上生”(《游终南山》),瘦硬奇崛,兀傲不平。孟浩然与杜甫都惊叹洞庭湖景色的壮观:“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孟浩然《临洞庭》)“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杜甫《登岳阳楼》)但孟浩然是借洞庭湖景物表达希望得人援引的用世之心,“ 冲淡中有壮逸之气”;杜甫则是以残年衰病之身对吞吐日月之景,家国多难,百感茫茫,涕泪交流,情绪沉重,风格沉郁。洞庭湖中秀美的君山,在中唐诗人雍陶眼中就像水仙梳妆后遗忘在明镜上的一颗画眉的黛墨:

 风波不动影沉沉,碧色全无翠色深。

疑是水仙梳洗处,一螺青黛镜中心。(《题君山》)

宁静,澄澈,美妙,如入仙境。而酒醉后的李白却觉得君山有些碍事,忽发奇想:

"却君山好,平铺湘水流。

 巴陵无限酒,醉杀洞庭秋。(《陪侍郎叔游洞庭醉后》其三)

真是妙想天开!奇异,壮阔,见诗如见人,活脱脱一个醉眼蒙聁的诗仙李太白!正因为这些异彩纷呈的风格的存在,诗的魅力才会那样迷人!

针对前人将诗文风格愈析愈细、名目繁多的状况,清代桐城派文学家姚鼐由博返约,用源于《易经》的天地阴阳之道说,将文学风格归纳为“阳刚”与“阴柔”两大基本类型。这两种审美类型大致相当于西方诗学中的“壮美”与“优美”,凡是雄浑、劲健、豪放、壮丽、博大等风格都可纳入阳刚一类;而修洁、淡雅、高远、飘逸、清新等风格都可归入阴柔一类(见《复鲁絜非书》)。以阴阳刚柔论风格,姚鼐一方面指出两者的区别,另一方面又强调它们的相互联系。阴阳相生,刚柔相济,它们是对立的统一体,相反相成。自然之理是这样,诗文之道也是这样。人的气质有刚柔之分,吟诗撰文当然会偏于“阳刚”或“阴柔”的风格,但能“刚”中存“柔”或“柔”中见“刚”,相互调剂,形成和谐统一的风格,才会达到完美的艺术境界。这一观点有助于我们理解时代风格、诗人风格的复杂性。   

当代学者钱钟书提出“诗分唐宋”的主张,概括了中国古典诗歌两大总体风格的对峙:“唐诗、宋诗,亦非仅朝代之别,乃体格性分之殊。天下有两种人,斯分两种诗。唐诗多以丰神情韵擅长,宋诗多以筋骨思理见胜。”因此,“ 诗分唐宋”只是大概而言,不一定“ 唐诗”必出唐人,“ 宋诗”必出宋人,唐代的杜甫、韩愈、白居易、孟郊,是“唐人开宋调者”;宋代的张耒、姜夔、九僧、四灵等,是“宋人之有唐音者”。钱钟书强调诗歌的不同风格主要不是由时代不同造成,而是由于诗人个性差异不期而然地形成的:“夫人禀性,各有偏至。发为声诗,高明者近唐,沉潜者近宋,有不期而然者。故自宋以来,历元、明、清,才人辈出,而所作不能出唐宋之范围,皆可分唐宋之畛域。唐以前之汉、魏、六朝,虽浑而未划,蕴而不发,亦未尝不可以此例之。”“且又一集之内,一生之中,少年才气发扬,遂为唐体,晚节思虑深沉,乃染宋调。”(《谈艺录》)按钱钟书的看法,可以跳出时代的限制,将“唐音”、“宋调”作为中国古典诗歌两大风格类型来认识,从汉魏至明清,以丰神情韵见长、张扬才气、格调高朗明爽(即“高明者”)的诗作,可归入“唐音”一类;以筋骨思理见胜,风格淡泊、沉静、内敛的诗作,可纳入“宋调”的范围。这样的见解,十分切合中国古典诗歌的创作实际,比之于在传统诗作上硬贴“现实主义”、“浪漫主义”或“ 古典主义”之类的标签,对我们阅读诗歌的启发要大得多。

一些诗人具有某种共同的风格,或是认同某一创作原则,或只是在审美趣味、创作倾向上彼此接近,于是就有了诗歌流派的兴起。在中国诗史上,有难以计数的大小流派,它们的构成形态、在当时的地位、对后世的影响千差万别,但大体上可分为广义的流派与狭义的流派两大类型。广义的流派是指一种松散的组合。他们不一定有共同的创作宗旨,个人风格也千差万别。但可能由于共处于某一特定的文化氛围中,或是在某种审美趣

味上的接近,而自然形成一个诗人群落。如开创了“ 汉魏风骨”( 又称“ 建安风骨”)传统的建安诗人就是这样的广义的流派,它们是以“ 三曹”( 曹操、曹丕、曹植)为核心、“七子”(王粲、刘桢等)为羽翼、鼎盛期达到上百人的文学群落,由于主要活动于曹氏父子的政权中心邺城,今人也称其“邺下文人集团”。这群文人的集结,目的本不在文学。他们归依于曹氏父子政治势力,有志建功立业,结束社会灾难,实现个人价值。而曹操“外定武功,内兴文学”,一方面凭借政治上的优越地位团结了大群文士在周围;另一方面又以自己出色的文学创作领袖群英,振兴了凋敝已久的诗歌创作。这群文人适逢其会。虽然他们的创作个性有极差异,但不约而同地抒发动乱时代悲天悯人的感慨和建立功业的雄心壮怀,形成了慷慨悲凉的总风格,开创了《诗经》、《楚辞》之后又一个诗歌的辉煌局面,“ 建安文学”也成为后人屡屡回顾、怀想的一个文学的理想时代。

被人们所熟悉的盛唐“山水田园诗派”和“边塞诗派”是一种更加松散的结构形态。唐代开元、天宝年间,诗坛上有两个诗人群落非常引人注目。一群诗人以人与自然的和谐为主题,以山水田园风光为主要素材,在诗中表现宁静、秀美的境界。王维、孟浩然是这群诗人中最出色者,此外还有储光羲、常建、裴迪、綦毋潜等若干诗人。另一群诗人则多涉笔边塞题材,塞外风光、边境战事、戍边将士的情感世界等都是他们笔下常见的内容,他们诗中表现的多是悲壮、豪迈之美。高适、岑参、王昌龄是这群诗人的代表,李颀、王之涣、王翰因为他们传世的边塞诗杰作,也被纳入这群诗人中。人们将前者称作“山水田园诗派”,又称“王孟诗派”;将后者称“边塞诗派”,又称“ 高岑诗派”。实际上,这两个诗人群落既

无任何人倡导、组织,也无共同的创作宗旨、原则,甚至不是着意弘扬某种风格以形成气候。总之,所谓“诗派”绝非有意为之,只是因为审美趣味、创作题材的接近,还有在“山水田园”、“边塞”这两大题材上的成就和影响,被后人归类而成。

实际上,称他们为某某诗派还不如称某某诗人来得准确些,因为他们不是什么着意为之的“流派”。这两群诗人的创作显示出鲜明的个性色彩,如边塞诗人中,高适慷慨悲壮,岑参浪漫好奇,王昌龄委婉深情,他们边塞诗的取材、视角各不相同,共同形成盛唐边塞诗异彩纷呈的艺术面貌,引人瞩目。

在中国诗歌发展史上,也有一些狭义的流派。一群诗人认同或倡导某种艺术原则,提倡某种创作方法,或是集结在某种诗歌传统的旗帜下(比如宋代诗人的学习杜甫),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经过师友、同乡、君臣等关系的承传推广,便成了一种诗歌流派。如南朝梁简文帝萧纲喜好情调轻艳的诗作,他当太子时和东宫僚属们写作了许多以轻靡风格咏艳情的诗歌,被人们称作“宫体诗”。赞同者认为其反教化的倾向、近距离表现女性美的方法有积极意义,批评者认为题材狭窄,力度柔弱,少数作品有暗示色情之嫌。论者观点的不一也正说明这一诗派在当时和后世产生过较大影响。

中唐时期的韩孟(孟郊)诗派也是一个引人注目的诗歌派别。盛唐诗以浑融圆润、韵味无穷为美,韩愈却打破传统,刻意创造奇险硬僻的境界,意象雄奇,硬语盘空,在诗歌的意境与技巧上努力开拓出新路子。韩愈的周围集结起一群审美趣味接近的诗人,孟郊、贾岛、卢仝、马异? .还有晚辈诗人李贺,他们的风格或瘦硬,或幽深,或冷僻,或怪异,成就高下有异,但都有反对圆熟平滑、追求奇险新异的共同倾向,在诗坛形成声势颇大的韩孟诗派。韩愈所倡导的这一流派风格被后人称为“唐诗之一大变”(清代叶燮语),对与“ 唐音”相对应的“ 宋调”的出现有开启之功。

在宋以前,即使是狭义的流派,其派别名称也大多是当时人或后人所予,到宋代诗人才有了一种自觉的宗派意识。宋代不仅诗派空前繁密,而且诗人们喜好以自立门庭相号召。著名的“江西诗派”就是一个具有自觉的宗派意识、凝聚力和张扬力极强的诗歌流派。该诗派于北宋晚期在黄庭坚的影响下形成,他们以杜甫为旗帜,承递黄庭坚、陈师道等诗人崛奇生新、拗折透辟的诗风和诗法,不仅自立宗派之名,诗人众多,以大致相同的理论主张和创作倾向形成空前的规模,而且成员不断增加,亲属、师友、同乡承传,关联密切,交往频繁。这一流派在宋代即绵延二百多年,声势浩大,尤其是在南北宋之交时势头强劲。这种强大的声势甚至使得黄、陈诗风被人们当作“宋诗”以至“宋调”(不仅限于宋一代)的典型代表,可见其影响的深远巨大。

在中国诗歌的艺术长河中,众多的风格百卉争艳,众多的流派、创作倾向并存、包容、联结,促使中国诗歌的境域不断开拓,艺术不断新变,生生不息,源远流长。

 

 

 

【阅读】

 

西    

南朝民歌

忆梅下西洲,折梅寄江北。单衫杏子红,双鬓鸦雏色。

西洲在何处?两浆桥头渡。日暮伯劳飞,风吹乌臼树。

树下即门前,门中露翠钿。开门郎不至,出门采红莲。

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青如水。

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忆郎郎不至,仰首望飞鸿。

鸿飞满西洲,望郎上青楼。楼高望不见,尽日栏杆头。

栏杆十二曲,垂手明如玉。卷帘天自高,海水摇空绿。

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

 

折杨柳歌辞(其五)

北朝民歌

健儿须快马,快马须健儿。

秡跋黄尘下,然后别雄雌。

游终南山

[唐孟郊

南山塞天地,日月石上生。

高峰夜留日,深谷昼未明。

山中人自正,路险心亦平。

长风驱松柏,声拂万壑清。

到此悔读书,朝朝近浮名。

 

庐山谣寄卢侍御虚舟

[唐李白

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

手持绿玉杖,朝别黄鹤楼。

五岳寻仙不辞远,一生好入名山游。

庐山秀出南斗旁,屏风九叠云锦张,

影落明湖青黛光。

金阙前开二峰长,银河倒挂三石梁。

香炉瀑布遥相望,回崖沓嶂凌苍苍。

翠影红霞映朝日,鸟飞不到吴天长。

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好为庐山谣,兴因庐山发。

闲窥石镜清我心,谢公行处苍苔没。

早服还丹无世情,琴心三叠道初成。

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朝玉京。

先期汗漫九垓上,愿接卢敖游太清。

 

[唐孟浩然

八月湖水平,涵虚混太清。

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

欲济无舟楫,端居耻圣明。

坐观垂钓者,徒有羡鱼情。

 

与夏十二登岳阳楼

[唐李白

楼观岳阳尽,川迥洞庭开。

雁引愁心去,山衔好月来,

云间连下榻,天上接行杯。

醉后凉风起,吹人舞袖回。

 

雨中登岳阳楼望君山二首

[宋黄庭坚

投荒万死鬓毛斑,生出瞿塘滟关。

未到江南先一笑,岳阳楼上对君山。

满川风雨独凭栏,绾结湘娥十二鬟。

可惜不当湖水面,银山堆里看青山。

 

登岳阳楼二首(其一)

[宋陈与义

洞庭之东江水西,帘旌不动夕阳迟。

登临吴蜀横分地,徙倚湖山欲暮时。

万里来游还望远,三年多难更凭危。

白头吊古风霜里,老木苍波无限悲。

 

   

[唐高适

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

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

摐金伐鼓下榆关,旌旆逶迤碣石间。

校尉羽书飞瀚海,单于猎火照狼山。

山川萧条极边土,胡骑凭陵杂风雨。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大漠穷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

 

身当恩遇常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

铁衣远戍辛勤久,玉应啼别离后。

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

边庭飘那可度,绝域苍茫无所有!

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

 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

   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唐岑参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散入珠帘湿罗幕,狐裘不暖锦衾薄。

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

瀚海阑干百丈冰,愁云惨淡万里凝。

中军置酒饮归客,胡琴琵琶与羌笛。

纷纷暮雪下辕门,风掣红旗冻不翻。

轮台东门送君去,去时雪满天山路。

山回路转不见君,雪上空留马行处。

古从军行

[唐李颀

白日登山望烽火,黄昏饮马傍交河。

行人刁斗风沙暗,公主琵琶幽怨多。

野云万里无城郭,雨雪纷纷连大漠。

胡雁哀鸣夜夜飞,胡儿眼泪双双落。

闻道玉门犹被遮,应将性命逐轻车。

年年战骨埋荒外,空见蒲桃入汉家。

 

从军行七首(其一)

 

[唐王昌龄

烽火城西百尺楼,黄昏独坐海风秋。

更吹羌笛关山月,无那金闺万里愁。

 

【思考】

1 钱钟书所说的“唐音”、“宋调”应如何理解?

2 西方批评家说“风格即人”,你赞同吗?请在你熟悉的中国诗歌中找几首说明你的观点。

3 就前选几首唐人游山诗评述作者风格的差异。

4 根据高适、岑参、王昌龄等诗人的边塞诗,思考流派风格和个人风格之间的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