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与诗歌同行

诗歌,生命的太阳

 
 
 

日志

 
 

《中国诗歌艺术》: 第十八讲 雅 与 俗  

2012-12-13 20:16:45|  分类: 他山之玉:诗学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到雅与俗,我们自然会想到“阳春白雪”与“下里巴人”的比喻。严肃艺术与流行艺术,纯文学与通俗文学,就通常被归纳为雅与俗的问题。雅是高雅,俗是通俗,高雅艺术“曲高和寡”,通俗艺术好之者众,是古今共有的现象。但我们这里所谓的雅与俗,并不能简单地归纳为“阳春白雪”之高雅与“下里巴人”之通俗。中国诗歌艺术中雅与俗的观念,比所谓高雅与通俗的内涵丰富得多,也微妙得多。它不仅代表两种不同的审美趣味,也代表两种不同的艺术风格;不仅涉及文体、语言、格调、境界等,更与不同时代的风气以及不同诗人的好尚有关。何为雅,何为俗,不同时代不同诗人也有不同的理解。

雅与俗的观念,最早当然是由贵族文人提出的。他们将上流社会的艺术如音乐歌诗称为“雅乐”,而将民间流行的音乐歌诗称为“俗乐”。雅与俗在这里很明显有高低贵贱之分。贵族文人享受着高雅的生活方式,饮酒赋诗,轻歌曼舞,流连光景,自然形成不同于市井闾巷的审美情趣,于是就有雅俗之分。“ 雅”的本义是“正”,而所谓正与不正、雅与不雅,自然是根据贵族文人的审美情趣来判定的。符合其审美情趣者,为正为雅,反之则为俗。后来,这种审美情趣逐渐普泛为一种社会认同,也成为中国古典诗歌艺术的审美范畴。

但雅与俗的判定标准,并非一成不变。例如,古人曾以文体来判定雅俗之分,以诗赋为雅文学,以词曲为俗文学。因为据说诗赋源自儒家六经,是古典文学中的正统;而词曲最初是市井闾巷的流行歌曲,不能登大雅之堂,甚至不能入文学之林。所以历代科举有以诗赋取士者,但却从来没有以词曲取士。今人常说“唐诗宋词元曲”,是说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明人臧懋循也曾有“ 唐以诗赋取士,宋以词取士,元以曲取士”的说法,但经现代学者考证,这并非史实。所以,历代以词曲名家者,都是被排斥在正史《文苑传》之外的。这种以文体来判别雅俗之分的方式,也许不无道理,至少体现了传统文学的某种主流观念。但是,词曲在后来也发展演变为雅文学,例如南宋之后,文人雅士依声填词成为一时风尚,而以雅为宗,也逐渐成为词坛主流,如果坚持以文体为标准,将那些格律严整词藻醇美的雅词视为俗文学,恐怕很难自圆其说。即使是曲,这一据说以通俗俚俗为“当行本色”的文体,在明清文人雅士的笔下,也已经写得如同“艺术歌曲”,非复市井闾巷之流行歌曲:

红深翠浅,荼蘼著叶,杨柳含烟。

山光绰约如凝靛,堪赏堪怜。

 

贳酒去前村未远,抱琴来斜日犹悬。

徐徐劝,吟诗和选,人似画中仙。(康海! 《满庭芳·赏花》)

 

问花寻柳,流水孤村有几家?

马系垂杨下,坐倚荼蘼架。

嗏,乘兴饮流霞,低摘琵琶。

嫩绿深红,一带山如画,

回首东风点暮鸦。(王九思! 《驻云飞·春游》)

两支曲歌咏的皆是典型的文人雅兴,我们自然不能因其采用曲这一形式而名之曰“俗”。事实上,词曲等通俗文体,发展到后来,大都成了雅文学。而即使采用诗这一雅正的形式,也可能写出很“俗”的东西来:

 江上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张打油! 《咏雪》)

 鸡叫一声撅一撅,鸡叫两声撅两撅。

 三声唤出扶桑日,扫退残星与晓月。(朱元璋! 《金鸡报晓》)

 金腿蒙君赐,举家大笑欢。

 柴烧三担尽,水至一缸干。

肉似枯荷叶,皮同破马鞍。

牙关三十六,个个不平安。(陈斗泉! 《金腿》)

这是所谓的“打油诗”。诗而至于“打油”,其俗可知。于是,也有人不以文体定尊卑,而以语言风格定雅俗。古代诗人多为贵族士大夫,博览群籍,出入经史,故形成以博雅相尚的风气。孔子说:“博学于文。”(《论语·颜渊》)又说:“文质彬彬,然后君子。”(《论语·雍也》)杜甫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追求古雅典雅,便蔚成风气。我们今天也许很难理解,古代诗人为何讲究“ 无一字无来处”,为何喜欢抛文掉书袋,原来这是他们特殊的审美趣味。这样做,也许把诗歌写得深奥难懂,但在他们看来,这就是雅,古雅典雅,别有滋味在焉。杜甫之所以成为后代诗人学习的典范,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的深厚学养所孕育的渊雅诗风,非常适合博雅君子的审美趣味。白居易写诗力求通俗易懂,据说每写完一首诗,他先念给老妪听,老妪懂了,才拿出来。清代诗人谭献却表示不解,说:“老妪懂,我不懂。”他不懂白居易为何非要将诗写到连老妪都能听懂的水平,那不是自甘平庸等同流俗吗?晚明诗人袁宏道、钟惺曾力倡“ 独抒性灵,不拘格套”,结果被正统诗人斥为“鄙俗”,比为“ 诗妖”。究其原因,无非也是追求一种平易的诗风。这里当然不是什么是非之争,而是审美趣味不同。

这样一种追求古雅典雅的风气,连非常具有创新精神的诗人也不能超越:

之美一人,乐亦过人,哀亦过人。

月生于堂,匪月之精光,睇视之光。

 美人沉沉,山川满心。落月逝矣,如之何勿思矣!

美人沉沉,山川满心。吁嗟幽离,无人可思。(龚自珍! 《琴歌》)

词语、意象、句式、韵律,无不给人以古雅的感觉。再看近代苏曼殊以五古形式翻译的英国诗人彭斯的名作:

秢秢赤蔷薇,首夏初发苞。

恻恻清商曲,眇音何远姚。

予美谅夭绍,幽情申自持。

沧海会流枯,相爱无绝期。

沧海会流枯,顽石烂炎熹。

微命属如缕,相爱无绝期。

掺别予美,离隔在须臾。

阿阳早日归,万里莫踟蹰。

可谓古雅之至。“远姚”(远飘)、“夭绍”(美丽)、“炎熹”(太阳)、“ 掺”等,即使在唐宋时代,也是非常古色古香的字眼。苏曼殊所译外文诗,是经过章太炎、陈独秀润色,润成了古香古色。他们为何不润色成通俗流畅的白话:“我的爱人像一朵红红的玫瑰,六月里迎风初开;我的爱人像一首甜蜜的乐曲,和谐地演奏起来??”这里就涉及古代诗人所谓的雅俗问题。古雅,在古代诗人以及读者心中唤起的美感,是我们今人很难体会的。

但是,并非所有诗人都一味追求这种古雅典雅的风格。而且,所谓雅俗的标准,也是相对的,互动的。雅并非是高雅得不带人间烟火气,俗也并非只是通俗易懂下里巴人之谓。用通俗晓畅的语言同样可以写出高雅的意境:

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此水几时休,此恨何时已。

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李之仪! 《卜算子》)

滴不尽相思血泪抛红豆,开不完春柳春花满画楼,

睡不稳纱窗风雨黄昏后,忘不了新愁与旧愁,

 

咽不下玉粒金莼噎满喉,照不尽菱花镜里形容瘦。

展不开的眉头,捱不明的更漏,

呀!恰便似遮不住的青山隐隐,流不断的绿水悠悠。(曹雪芹! 《红豆词》)

这里还须区分俗的不同意义。古代诗人以“ 鄙俗”、“ 卑俗”、“ 恶俗”、“ 俗艳”等作为贬义词,主要是针对格调不高、意趣低劣的作品。如宋人曹豳的《红窗迥》词:

春闱期近也,望帝乡迢迢,犹在天际。

懊恨这一双脚底,一日厮赶上五六十里。

争气。扶持我去,转得官归,恁时赏你。

穿对朝靴,安排你在轿儿里。更选个、宫样鞋,夜间伴你。

明代通俗小说家又将其改写为《瑞鹤仙》词:

春闱期近也,望帝京迢递,犹在天际。

懊恨这双脚底,不惯行程。

如今怎免得,拖泥带水。痛难禁,芒鞋五耳。

倦行时、着意温存,笑语甜言安慰。

争气。扶持我去,选得官来,那时赏你。

穿对朝靴,安排在轿儿。

抬来抬去,饱餐羊肉滋味。重教细腻。

更寻对,小小脚儿,夜间伴你。

这种俗就是“恶俗”、“鄙俗”。并非因其语言俚俗,而是因其格调卑俗。事实上,俚语俗语以其生动活泼新鲜刺激,能给读者带来另一种美感。试比较两首情词: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观! 《鹊桥仙》)

把我身心,为伊烦恼,算天便知。

恨一回相见,百方做计,未能偎倚,早觅东西。

镜里拈花,水中捉月,觑著无由得近伊。

添憔悴,镇花销翠减,玉瘦香肌。

奴儿,又有行期。你去即无妨我共谁。

向眼前常见,心犹未足,怎生禁得,真个分离。

地角天涯,我随君去。掘井为盟无改移。

君须是,做些儿相度,莫待临时。(黄庭坚! 《沁园春》)

二词皆写相思,秦词雅,黄词俗,雅自有雅趣,俗也自有俗趣。黄庭坚能够写很雅的诗和词,他以俚语俗语入词,应该是一种试验,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以俗为雅”,点铁成金,化腐朽为神奇。

 

【阅读】

 

读 曲 歌

南朝民歌

打杀长鸣鸡,弹去乌臼鸟,

愿得连冥不复曙,一年都一晓。

 

病后过王倚饮赠歌

[唐杜甫

麟角凤嘴世莫识,煎胶续弦奇自见。

尚看王生抱此怀,在于甫也何由羡。

且过王生慰畴昔,素知贱子甘贫贱。

酷见冻馁不足耻,多病沉年苦无健。

王生怪我颜色恶,答云伏枕艰难遍。

疟疠三秋孰可忍,寒热百日交相战。

头白眼暗坐有胝,肉黄皮皱命如线。

惟生哀我未平复,为我力致美肴膳。

遣人向市赊香粳,唤妇出房亲自馔。

长安冬菹酸且绿,金城土酥静如练。

兼求畜豪且割鲜,密沽斗酒谐终宴。

故人情义晚谁似,令我手脚轻欲旋。

老马为驹信不虚,当时得意况深眷。

但使残年饱吃饭,只愿无事常相见。

 

送路六侍御入朝

[唐杜甫

童稚情亲四十年,中间消息两茫然。

更为后会知何地,忽漫相逢是别筵。

不分桃花红胜锦,生憎柳絮白于绵。

剑南春色还无赖,触忤愁人到酒边。

 

   

[宋柳永

自春来、惨绿愁红,芳心是事可可。

日上花梢,莺穿柳带,犹压香衾卧。

暖酥消,腻云秥。终日厌厌倦梳裹。

无那!恨薄情一去,音书无个!

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

向鸡窗、只与蛮笺象管,拘束教吟课。

镇相随,莫抛躲,针线闲拈伴伊坐。

和我,免使年少光阴虚过。

 

浪淘沙慢

[宋柳永

梦觉、透窗风一线,寒灯吹息。

那堪酒醒,又闻空阶,夜雨频滴。

嗟因循、久作天涯客。

负佳人、几许盟言。便忍把、从前欢会,陡顿翻成忧戚。

愁极。再三追思,洞房深处,几度饮散歌阑,香暖鸳鸯被。

岂暂时疏散,费伊心力。

殢云尤雨,有万般千种,相怜相惜。

恰到如今,天长漏永,无端自家疏隔。

知何时、却拥秦云态?

愿低帏昵枕,轻轻细说与,江乡夜夜,数寒更思忆。

 

 

   

[宋秦观

山抹微云,天连衰草,画角声断谯门。

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

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

斜阳外,寒鸦万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谩赢得、青楼薄幸名存。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

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被酒独行,遍至子云、威、徽、先觉四黎之舍三首(其一)

[宋苏轼

半醒半醉问诸黎,竹刺藤稍步步迷。

但寻牛矢觅归路,家在牛栏西复西。

 

   

[宋石孝友

好恨这风儿,催俺分离。

船儿吹得去如飞。因甚眉儿吹不展,叵耐风儿。

不是这船儿,载起相思。

船儿若念我孤恓,载取人人蓬底睡,感谢风儿。

惜 奴 娇

[宋石孝友

我已多情,更撞著、多情底你。

把一心、十分向你。尽他们,劣心肠、偏有你。

共你。风了人、只为个你。

 

宿世冤家,百忙里、方知你。

没前程、阿谁似你。坏却才名,到如今、都因你。

是你。我也没、星儿恨你。

 

   

明代民歌

傻俊角,我的哥!和块黄泥捏咱两个、

捏一个儿你,捏一个儿我,

捏的来一似活脱,捏的来同在床上歇卧。

将泥人儿摔破,着水儿重和过,

再捏一个你,再捏一个我,

哥哥身上也有妹妹,妹妹身上也有哥哥。

 

   

清代民歌

河边有个鱼儿跳。岸上的人儿,你是听着:

最不该,手持长杆将俺钓。

鱼儿小,五湖四海都游到;

你只管下钩引线,俺闭眼儿不睄。

不上你的钩,我看你脸上臊不臊。

速走罢,心中妄想你瞎胡闹。

 

  

陕北民歌

青线线,蓝线线,蓝格英英的采;

生下一个蓝花花,实实的爱死人。

五谷里的田苗子,数上高粱高;

一十三省的女儿哟,就数那个蓝花花好。

正月里说媒二月里订;

三月里交大钱四月里迎。

三班子吹来两班子打,

撇下我的情哥哥抬进了周家。

蓝花花我下轿来东望西照,

照见周家的猴老子好像一座坟。

你要死来你早早的死,

前晌你死来后晌我蓝花花走。

手提上羊肉怀里揣上糕,

拼上性命我往哥哥家里跑。

我见到我的情哥哥有说不完的话,

咱们俩死活哟常在一搭。

 

王贵与李香香(节选)

李季

山丹丹开花红姣姣,

香香人材长得好!

一对大眼睛水汪汪,

就像那露水珠在草上淌。

二道糜子碾三遍,

香香自小就爱庄稼汉。

地头上沙柳绿蓁蓁,

王贵是个好后生!

身高五尺浑身都是劲,

庄稼地里顶两人。

玉米开花半中腰,

王贵早把香香看中了。

小曲好唱口难开,

樱桃好吃树难栽;

交好的心思两人都有,

谁也害臊难开口。

王贵赶羊上山来,

香香在洼里掏苦菜。

赶着羊群打口哨,

一句曲儿出口了:

“受苦一天不瞌睡,

合不着眼睛我想妹妹。”

 

停下脚步定一定神,

洼洼里声小像弹琴:

“山丹丹花来背洼洼开,

有那些心思慢慢来。”

“大路畔上的灵芝草,

谁也没有妹妹好!”

“马里头挑马不一般高,

人里头挑人就数哥哥好!”

“樱桃小口糯米牙,

巧口口说些哄人话。

“交上个有钱的花钱常不断,

为啥要跟我这个揽工的受可怜?!”

“烟锅锅点灯半炕炕明,

酒盅盅量米不嫌哥哥穷。

“妹妹生来就爱庄稼汉,

实心实意赛过银钱。”

“红瓤子西瓜绿皮包,

妹妹的话儿我忘不了。

“肚里的话儿乱如麻,

定下个时候,说说知心话。”

“天黑夜静人睡下,

妹妹房里把话拉。

“———满天的星星没有月亮,

小心踏在狗身上!”

 

【思考】

1比较所选宋词的雅俗。

2民歌的语言风格与抒情方式有何特点?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